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上庭廊月徊林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

 
 
 

日志

 
 

海的印象  

2012-08-15 21:15:29|  分类: 夜风清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6年夏天我第一次看见大海。吃过晚饭后,同学们相约去星海公园,从大门进去、广场迎面是多层的台阶,而这时,湿润的海风已经吹过来了。我是第一次看海,内心非常激动和兴奋,迫不及待地往前跑。

       走上台阶,眼前豁然开朗,一望无垠的大海立刻展现在眼前。海面是灰白色的,海风迎面吹来带着一股咸腥的味道,随着轻微而连续的的涛声,大海就像一个摇篮在微微晃动着。脚下是海带的碎叶和鹅卵石,一望无边的海岸线延伸到远方,我整个沐浴在海风中,就像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尽情地呼吸着这似乎久违的大海气息。

当时我们住在黑石礁,一天夜半突然下起雨来,我立刻号召大家跟我去看海。看着大家诧异的眼神我渲染说,这时的大海一定别有情趣,这是书中写的,于是一行五六人冒着雨来到了黑石礁海边。

大海完全笼罩在黑暗中,看不见星光、看不见波浪,只能听见此起彼伏的拍岸涛声。这时的大海是恐怖的,黑暗的世界无边无涯,一切都是未知的。申成俊说:“这时的大海就像鬼一样。”这句话我一直记到今天,而以后再也没有雨夜看海。

我们一行人呆立在雨夜的海边,站在凸凹嶙峋的礁石上,我放开嗓子大声朗诵了一首密茨凯维茨的十四行诗《阿伊达》,那一年我23岁。

付家庄面对黄海,所以海水风大浪急,有浊浪滔天之感,走下水几步就深不达低了。而夏家河子面对渤海,海面风平浪静一览无余,下午随着暖暖的阳光泡在海水里很是舒服。

我们是三人同去的,那名女生在水中突然喊我,说脚抽筋了让我给揉一揉,我就傻傻地在海里端起她的脚揉起来。这时,我分明看见另一名男生惶然地看我们一眼,就又迅速地把头浸在海水里了。这个镜头我总没有忘记,朦胧中想起一首叫《山楂树》的歌:“列车飞快地奔驰,车窗里灯火辉煌,山楂树下两青年,在把我盼望。”今天,在和煦温暖的夏日里,我喝着咖啡,听着重低音的Human Child,写着这篇博文,就好像又回到了三十六年前。

在以后的岁月里,我去过“萧瑟秋风今又是”的北戴河海滨和西山别墅,去过夕阳下波光粼粼的三亚大东湾,去过灯火飘过芦苇丛生的黄浦江入海口,还去过长城半入海的老龙头。

1995年单位要去白沙湾消夏,指令我与雪老师打前站,于是在一个天气阴霾的下午我们来到了盖县,一下火车就被众多的拉脚车夫围上了,好不容易才突围,于是雪老师一直笑称跟我出门没有安全感。

我们联系了一幢临海的大别墅,等待着第二天大部队的到来。傍晚的时候,夕阳西下、别墅辉映在一片暮霭中,这时大海却显得十分安宁、波澜不惊。由于偌大的别墅只有我们两个人,所以显得十分安静。吃过晚饭后,我们就坐在门前的秋千上,一边聊天一边看着落日缓缓地沉入大海。

那年花钱画了一幅油画,艾瓦佐夫斯基的《虹》,画的是黎明前的大海,危船旁获救的人们正在舢板上随着滔天的巨浪颠簸。老画家辛苦地画了一星期,最后竟痴迷于自己的作品不肯卖我了,结果费了半天口舌才如愿以偿,如今这幅画就挂在居室的餐厅里。

我的书桌下压着的是艾瓦佐夫斯基《拿破仑在圣海伦娜岛》,画面气势磅礴,冰冷的海水随着黎明前的曙光拍打着峭崖,画面左侧大部分是汹涌的海面,而主人公拿破仑站在右上角的岩石上,迎着被染亮的天际,脚下苍鹰低旋、海水回流,英雄之气概一览无余。

至于拜伦的长诗《唐璜》所描绘的大海就更惊心动魄了。年轻时曾抄写过普希金的诗《致大海》:“喧腾起来吧,激荡起阴恶的天气吧!哦,大海,他曾经是你的歌者。”说的就是拜伦。

大海黄昏时分的轰响是很有魅力的,那一声声的节奏就是地球的呼吸,是生命的本色。让我们把它“带进森林,带进寂静的荒原”,也带进我们惆怅而脆弱的心灵。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