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上庭廊月徊林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

 
 
 

日志

 
 

自由就是可以选择  

2013-12-03 17:40:52|  分类: 教育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德国哲学家尼采尽管鼓吹强力意志,但他也承认,只有能够选择才具有价值。法国哲学家萨特则更认为,存在就是处于不断地选择之中。

事实正是如此,人生会有很多十字路口,选择就意味着少走弯路或者少走错路;每天也会有许多选择,你可以这样做,也可以那样做。囚徒也有选择,即使想自杀还会有撞墙还是绝食?病人也有选择,即使到最后还有一个态度的选择。

一个人的自由程度就是这个人能够选择的范围,我们常说有两种人最不自由——囚徒和患者,就是说他们能够选择的范围太小了。人们为什么喜欢权势财产?就是因为这些东西可以使人的选择范围很大:一个握有重权的人可以左右其他人的日常生活,他不仅可以选择自己的多种快乐,还可以选择让别人痛苦;他不仅可以随意视察训导下属单位,还可以变更人们的处境;而流水线上的工人,只能选择重复或者离职。有钱的人可以选择去梵蒂冈或者夏威夷旅行;在周末,可以选择去巴黎度假或者去东京购物;而没有钱的人在周末,可选择的范围很小,只有回家做饭或者去大排档。

那次去吉林长春,技术学院副院长请张雪萍吃饭,席间他说道:“校长的自由就是学校办学的特色,教师的自由就是自己教学的风格。”其实,最不自由的还有学生,每天的选择就是听讲还是不听讲?把作业题纸做完还是做不完?但是,这两种选择的后果都有批评和训斥跟随着,你说可怜不可怜?

我没有选择市长和人大代表的权利,因为我已经近二十年没有被叫去填选票了,我已经不知道选票的式样,虽然我是一个正常的公民,但却没有参与政治生活和选择的权利。那一块领地不对我开放,我没有进入的自由。

今天被捆绑的“酷派”手机在用了半年之后不能充电了,我去售后,被告知需要不事先报价的付费修理;我按照事先约定选择放弃,当拿着报废的售后单子到联通湖南营业厅时,又被告知需要派出所证明,而派出所不给开证明;一个圈子绕回来,我才知道,我只有两个选择:经常地付费修理等待或者不能使用也得照常交费——怎么都是往外掏钱。一天下来七个小时办不成一件事,我想起骆家辉的话,在中国没有权很难办成事情,我没有权,所以没有选择。

在文革结束以前,平民不能看那些资产阶级的爱情电影,只有革命的电影可供排队买票选择,而权贵们却可以选择借阅更大范围的内部影片。每个月我们只能选择那极其有限的细粮是买白面还是买大米,因而聪明的人们往往变通为拿白面换大米,所以那时的街道经常会听到“换大米啦”的吆喝声。只有在改革开放之后,我们的选择才逐渐增多起来,即我们的自由才越来越大,尽管还没有达到现代社会应有的范围。

家长也有两个选择——补课与不补课,但怎样选择都是两难与无奈的,有实力的家长会有第三种选择,那就是去留学,从此隔断了补课的纠结。虽然舍弃了许多金钱,但是却换来了孩子学习行为的改变、青春时间、快乐和健康。

那一天我对徐岩说,第一,我们学校学的都很有用吗?它意味着学生学完后会增加人生选择的机会吗?第二,我们学校的教学方式很正确吗?它意味着学生学会了今后人生中的众多选择吗?如果概率都不是很大,那就说明这种教育是低效的,孩子们所付出的阳光享受和快乐青春不能与所获得的相平衡。因而,孩子们今后的生活自由程度是不乐观的,因为他们选择的范围小,会选择的能力更少。

能够选择的范围就是自由的程度,所以我们不能笼统地说,我们自由或者不自由,而只能说,我自由的程度如何?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