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上庭廊月徊林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

 
 
 

日志

 
 

阅读《近代哲学与自然科学的精神》  

2013-04-21 08:39:38|  分类: 青灯书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然科学诞生时,仍被看成是哲学的一部分,所以至今欧美大学仍授予自然科学的学位为哲学学位。自然科学在发展的过程中体现着哲学精神,这些做法对我们今天的课改也有着深刻的启示作用。

对于探索自然奥秘的求知精神,在课改理念中则体现为对于学生好奇心的激发;重视观察和实验的求实精神,在课改的教学反映上就是探究式教学;而实验方法所具有的目的性、选择性、可操作性和可重复性也应该是今天作为课改典型经验的筛选原则。

唯理论以数学为知识的模型,这也是古老的毕达哥拉斯学派以数学为宇宙本质表象的延续,唯理派把天赋观念作为知识的起点,把必然真理作为知识的目标,把观念的内在标准作为真理的标准。与此相反的是,经验论者把实验科学作为知识的模式,把经验作为知识的来源,重视或然真理,把观念与经验的符合作为真理的标准。

所以我们今天的数学教学绝不是单纯为了升学而解题,而应该使学生体验到数学思想的魅力和深邃的表现世界本相的价值。比如讲椭圆,就应该使人想到开普勒的行星轨道学说;讲解析几何则应该联系到笛卡尔对于世界的量化描述和二元认识。那种为了进度和数量而进行解题训练竞争的做法,只能造就一批批思想贫瘠苍白的失业者。

动手操作和实验教学应该作为学校教育的重要环节,对于社会的调查了解以及对大自然的接触阅历更应是学龄期学生的必修课。而这些对于当前整天闷坐课堂、埋头于题纸作业的青春学子不啻于天方夜谭。欧美学生的下午体育运动、实验实践课程与游学经历使多少国内的同龄人惊羡不已,而由此产生的人生价值观和创造能力更是与我们教育体制下的乏味产品格格不入。

哲学家们追求精神生活,休谟说:“当我倦于娱乐和交往,蛰居室内,或独步河边,一意沉思的时候,我感到自己思想完全集中在内心深处,很自然地倾向于把我的眼光放在平日读书交谈时所遇到的许多有争议的问题上。……假如我设法把心思放在其它事业或消遣上,从而驱散这些想法,我感到自己将会损失很多愉快。这就是我研究哲学的由来。”由此可见,西方哲学并非是学生们死记硬背的政治课,而是人们的精神食粮;而国学经典也并非是功利者附庸风雅的装饰品,而是人们陶冶心灵的清泉。

弗兰西斯·培根的一个重要的观点是“感觉本身是不可靠和易发生错误的”,甚至会产生带有欺骗性的假象。培根提倡归纳法,而演绎法则属于亚里士多德,但卡尔·波普尔则认为只有类比的直觉才是发现的钥匙。这三种认识方法在我们的教学形式中,就是演绎模式、归纳模式和探究模式;而从前曾被指责为不严谨的“先猜后证”教学方式,也在逐渐地被人们所认识与推崇。

笛卡尔把哲学比作一棵大树,树根是形而上学,树干是物理学,而树枝才是医学、力学、伦理学等应用学科。他说:“我们不是从树根树干,而是从树梢采集果实的。”由此可见,我们教育的最后检验结果是富于哲学思想的应用,而不仅仅是果子就行,素质低的根本原因是教育的缺失,学校不仅是升学与职业培训的机构,更是引领社会潮流和推动思想进步,传播人类优秀品质的重要领地。所以日本人侵华时才会炸毁南开大学,而抗战当局为了保存中国的火种才组织了著名的西南联大南迁;各国政府元首访问都会到当地的著名大学演讲,学校的校址极具历史文化内涵,一般都不会迁移。学校古今中外都是人类的知识传承圣地,而目前把学校办得如此功利和浅薄,真是令人痛心疾首。

如果说培根的名句是:“知识就是力量”,而笛卡尔的名句就是:“我思故我在”。在这里,“我思”是该实体的本质,而“我在”则是该实体的存在。笛卡尔把所有的观念分为三类:天赋、外来与虚构,而有限的完满不能产生无限的完满,原因的现实不能小于结果的现实,这位创立了直角坐标系和解析几何的科学先驱由此完成了上帝存在的证明。

笛卡尔关于“广延”的观点是十分重要的,我们关于事物形状的感觉可能是模糊的,但是我们头脑中对于抽象的观念却是清楚的。比如,我们对各种三角形状态的东西可能会一时语塞说不出来,但是我们头脑中对于数学中抽象的三角形却是一清二楚的,这就是天赋观念的真实,也是我们广延的天赋观念与外部事物形状相符合的原因所在。“我开始发现它们时,并不觉得自己领会了什么新的东西,倒是像记起了以前已经知道的东西,就是说这些东西已经在我的心中。”我不知道别人,反正自己看这些文字时真是惊心动魄、心荡神驰。

笛卡尔是二元论者,这些二元论的哲学家是不惧怕死亡的,因为只有当灵魂脱离了那个充满了贪欲和邪恶肉体的桎梏时,人才能得到真正的解放和自由。笛卡尔假设心灵和身体有一个交接点,它就是位于大脑的松果体,这与我们现代人做瑜伽时手指向的位置是一致的,在那里可以使人的心灵得到宁静。

一杯香浓的G7与威拿混调咖啡喝完了,咖啡壶也渐渐地凉了,思路至此中断,尽管窗外依旧阳光灿烂。而关于斯宾诺莎、莱布尼茨和洛克、以及贝克莱的叙述只好等下次喝咖啡的机会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