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上庭廊月徊林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

 
 
 

日志

 
 

“五四”回忆之二:那年,我在十五中文艺队  

2013-05-05 11:01:42|  分类: 夜风清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85月,我从小学毕业并经历了两年的文革生活后,接到了钢城小学的通知,准备进入十五中学。当时,十五中有一支红卫兵文艺宣传队,由于十五中本身的贵族气息,所以这支宣传队在全市也是以独特风格被传闻。当时的队长是红领巾艺术团戏剧队的白士良,他知道我二胡拉得很好,这两年也没少在外面演出,就把我先叫到宣传队了,记得我们这一届去的只有四个人,除了我还有以舞蹈擅长的章秀清,她是我小学的同学,再有就是拉手风琴的陆野和后来到市歌舞团的一位女生,我都不是很熟悉。

由于我们是临时队员,所以不发红卫兵袖标,我只是参加乐队的伴奏。记得有一次演出,是紫薇的独唱,那是一首新歌:“锣鼓响,迎亲人,迎来了亲人解放军。”由于大家对歌曲不熟悉,所以乐队到最后就只剩下我一把二胡在响,白士良给我打着拍子,鼓励我别中断,我这一紧张结果还是停下了,大家都显得十分无奈,最后是紫薇自己清唱的。

有一次文艺队到鞍钢演出,结束后我们到冷轧厂食堂吃晚饭,在不亮的荧光灯下,我们津津有味地吃着小米饭,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那小米饭都被灯光映得微绿了。吃过饭,全队在外面集合,在夜风中全体站成整齐的四路纵队。前面是十五中红卫兵宣传队的大红旗,大家立正肃立,只听见队长一声口令,大家步伐整齐地开始行进。那时已经是春天的夜晚,寂静的鞍钢厂区只听见我们队伍的行进声。因为是大个子男同学在前面,所以作为新生的我走在队伍的最后,在机械的行走中,我只看见男生们右手拿的乐器盒在微微地摆动,而女生们的羊角辫却在路灯下很显眼地有节奏晃动。

我们正式入学了,老生们却已经离校上山下乡了。然而由于我父亲正在受到批判,所以我反而不能加入到新组建的新生文艺队了,而章秀清却作为老生队留下的元老,参与新队的组建。那时不上文化课,只是搞大批判,十五中为了组建新队特意成立了一个200人的学习班,专门抽调出来培训筛选,所以这件事就是全校最瞩目的了。

凡是在文艺队学习班的同学,每天身板都挺得直直的,穿着一身黄军装,在大家面前走来走去,我们都很羡慕地瞅着。他们集中排练选拔,最后以一场节目公演的形式宣告学习班结束,全校只留下20多人组成了新的红卫兵文艺宣传队,其余的同学回到原来分配的班级。我们班也回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位还是我的同桌,但她以后直到进入工厂再也没有参加过文艺队。

两个月后,我父亲被解放了,宣传队指导教师孟老师找到了我,我又重新回到了宣传队,这使得我的同桌很惊奇,她不可思议的是,这名男生竟然没参加学习班的选拔,就直接被吸收进宣传队了,而且还担任了副队长。

后来接手宣传队的高棣老师也很器重我,她是沈阳音乐学院毕业、学古筝的,那一年也才25岁。我只记得她中午时候带着我去鞍钢招待所食堂吃饭,我第一次吃“炝拌土豆丝”的凉菜,感觉这么好吃的菜以前怎没见过呀。

我虽然在舞台上带着红卫兵宣传队的袖标,但我还没有正式加入红卫兵团的资格,直到一年后的19699月份我才被正式批准加入十五中红卫兵团,那时的团长是崔丽。如今,这些红卫兵袖标我都完好地保存着,从工交总部通讯员的红卫兵袖标到十五中宣传队的袖标,从菱形的十五中红卫兵团臂章到三炼钢宣传队的窄袖标,以及我童年时的红领巾都完好地保存在一起。

三年前,十五中新生宣传队的部分队员聚会一次,我也参加了。男生们的模样改变得都不大,还能对上号,而女生就不行了,几乎都是岁月沧桑,有几位还是女儿扶着来的。当年的羊角辫不见了,记忆中心动的青春面容已被岁月的刻痕所替代,从那次以后,原来的记忆消失了,我们再没有聚会过。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