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上庭廊月徊林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

 
 
 

日志

 
 

教材处理的五种方法  

2013-06-16 22:03:58|  分类: 教育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学论的基本原则是科学性、自觉性、积极性、直观性、可接受性、巩固性与因材施教七个要点,但这些要点是把教材作为载体的,所以处理教材就成为了教学的重要工作。

教材就像一个“毛坯房”,需要根据学生的实际情况进行“装修”,这就是教材处理。满足于把教材内容看明白就行,照本宣科式的教学,是把知识结构混同于认知结构的处理教材低层次行为,就相当于不装修房子,就住毛坯房,在这种情况下,可想而知学生的认知环境和学习状态。所以,处理教材是教师的一项重要工作。

方法之一:表象加工

表象加工是装修中的精加工,如果处理得粗糙,课堂教学就只能是白开水。课堂表象加工阶段,是学生注意力最集中、求知渴望最强烈、思维最活跃的阶段,所以“亮标”式的直触结论教学恰恰是不经打磨直接刷漆的做法。

比如:讲“圆的定义”,不能直接提出结论然后就开始练习,而是要使学生从车轮能滚动起来去寻找本质的原因。现代国际会议中多采用“圆桌会议”的形式,能用数学知识解释原因吗?当然,这个思路要达到既定的效果,还需要课堂教学技巧的运用,如反诘、追问、表决、反意、归谬、佯误等等。

方法之二:思维模拟

模拟文章作者当时的思维,或者模拟发现者当时的思路,是教材处理的精致方式。比如讲郭沫若的《静夜》:“月光淡淡,笼罩着村外的松林。白云团团,漏出了几点疏星。”当晚的夜色和作者的心境是什么样的?如果不这样写会出现什么样的句子?比较一下。

讲方程的“移项”:这个规律发现者是怎样发现的?揣摩和回溯一下发现者的思维历程。教材上使用的是等式的性质,但是仅根据一次归纳就能发现吗?用若干个等式分别使用“等式的性质”模拟一下发现的心路过程。

同样,以上教学的实现,仍然需要教学技能的技术支持,否则就会出现“想的挺好,做出的效果不好”这种眼高手低的状态。具体做法不属于教材处理,在这里就不赘述了。

方法之三:比较异同

一个知识点仅具有静态的描述在逻辑上是完备的,但从教学的认知角度来看仍是有缺欠的,而只有在与相近的知识点进行动态的比较中,才能更好地显示出知识点的内在本质,因此“比较”是教材处理的重要方法。比较异同是指,比较相近知识点的相同之处与不同之处。在教学中,不论新课还是复习课,都存在着对比的教学契机。对知识点进行比较,是形成判断和辨别能力的重要步骤,也是深刻知识点的重要环节。

比如:讲解一元一次不等式组时,就可以与一元一次不等式进行比较,二者的相同之处是解法,而不同之处则是解集。对于郭沫若的《月夜》,就可以与拜伦的《月亮升起来了》第27节进行比较,同样是对月夜的描写,由于心境不同,所看到的景色就不同,而这正是哲学中的存在问题,在文学上就是对意境的不同体验与感受表达。

方法之四:以旧翻新

在讲解知识点时,可以把新知识的问题转化为旧知识的问题,然后以旧形式进行新突破。

比如:讲二元一次方程组就可以通过消元,把二元问题转化为一元问题;讲一元高次方程就可以通过降次,把高次转化为低次,从而利用旧知识解决新问题;这种数学“化归”的思想方法同样可以应用在教学上,而新旧知识的转化点恰恰才是一节课的重点。然而在实际教学中,很多人往往在转化点上不愿意花费时间和精力,潦草带过反而纠结于学生的不给力。事实上,转折点的教学不仅有着承上启下的功能,还有着培养学生思维方式和升级知识结构的作用,只有学生在转化点上有触动,在解题中才会主动地应用新知识,从而提高解题效率。

方法之五:问题建构

所谓结构化思想,就是把尽可能少的知识作为基础,来建构知识结构。在教学上有两种经典模式:

第一种是“鱼刺模式”,以一个问题为主线,贯穿整个课堂教学,而生成的不同知识点则作为鱼刺或知识树的枝杈,最后形成完整的知识结构,就像一条丰满的大鱼。

秦红老师的课《故都的秋》,是郁达夫1934年的作品,时间恰在1931年“九·一八”事变和1937年“七·七”事变之间。故都北平的秋天在不同心境人们的眼中是不同的,有的是秋色似锦,有的是秋风萧瑟,而郁达夫笔下文章的风格是悲凉的,还是不悲凉的呢?一个问题激起一潭涟漪,学生们各抒己见,而教师则及时强调注重文本。于是文章的字词描写、写作背景、段落分析、阅读感受……形成了鱼刺的各个枝杈,最后整体化地完成了对这篇文章的欣赏、理解和认识。

与以往语文课不同的是,鱼刺模式不是割裂文章去学习各个知识点,先字词、后阅读、再背景、又分析,而是一个问题贯通下来,由此连续生成和补充各个知识点,使学生在无痕中学习,而不是刻意学习什么,在下意识中学习,而不是目标学习。

第二种是“奇点模式”,就像宇宙大爆炸以奇点开始不断膨胀一样,以一个问题为突破口,进行扩展,最后形成全部知识结构。如果说“鱼刺模式”是横向的扩展,则“奇点模式”就是纵向的深化。前者是一个问题贯通到底,渐生九翼;而后者是几个问题渐次而出,环环相扣。

长春实验一小的课例《小数的意义》,教师首先出示屏幕上三张一角钱的图像,然后提出第一个问题:怎么表示这三角钱呢?接着,出示一张一元钱的图像,提出第二个问题:从这里怎么能拿出三角钱呢?发给同学们每人一张正方形纸片,提出第三个问题:在这张纸上能不能做出0.3?第四个问题:能否在这张纸上做出比0.1小的数?第五个问题:能否做出0.03?讲出你的思路。五个问题一脉相承,由近至远、由表及里、由浅入深。

教材处理是教师的重要基本功,作为一名职业教师,从拿到材料到处理成熟,应该是很短时间就能够完成的。那种动辄几天备课、熬到半夜的做法,是功底不到的表现。灵感与创意不是靠时间熬出来的,而是经验的长期积淀和读书思考顿悟的结果。

  评论这张
 
阅读(9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