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上庭廊月徊林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

 
 
 

日志

 
 

我的小学文革五则(5)  

2013-06-27 23:12:23|  分类: 夜风清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逃离鞍山

严酷的现实和压力使我产生了逃离鞍山的念头,于是家里准备让我去北京爷爷家串门,躲避鞍山的环境。

傍晚,我去车站买票回来,正好父亲也刚从单位下班,他一脸的汗水和恐惧,灰头土脸地进屋了。我妈说:“火车票已经买来了,你看看对不对?”我爸接过火车票一看就急了,原来票买错了。他急急忙忙地准备去火车站换票,但刚走到门口就无奈地站住了,唉了一声,因为他看见了自己右臂上的白袖标。带这种袖标去换票是可能被认为逃跑的,不仅换不成,还可能被抓起来。父亲于是详细地给我讲述如何换票,然后我才匆匆赶到车站把票换回来。

第二天晚上,我妈和我弟弟送我去车站,那时去北京的车是大连始发,途径鞍山时是晚上九点多钟。站台被昏黄的灯光笼罩着,不像现在的灯火通明。那时,已经过了大串联的时候,旅行的人并不多,人们不像现在有旅游之说,钱又少东西又匮乏,出门坐火车不是公出就是串门的。我的座位恰好靠近窗口,这使我非常的兴奋与高兴。

我妈和我弟弟站在月台上,等着车开才会离开,我从打开的车窗望着他们,心里满是逃离苦海的喜悦。我弟弟并没有太在意我的窗口座位和即将开始的愉快旅行,正如斯宾诺莎所说:“对一个人是美好的事物,对另一个人不一定就是美好的。”此时,他正专心致志地玩着手掌中偶然的新收获,在站台的灯光下抓获的“扁担沟”——大尖头蜢。他从小就喜欢鼓捣虫子,这一刻就更是乐此不疲了。我想,这时他既没有羡慕我的出游,又忘却了家里的境遇,是活在自己的快乐天地里。多少年后,我还清楚地记得这个镜头,它是那个年代暴风骤雨后的片刻宁静,是风暴中心暂时的港湾。

车开了,我妈和我弟弟向我招手告别,在这个车上,没有人知道我的身份和家庭,我可以得到隐没的安稳了。虽然时间已经很晚,但我仍然毫无倦意,因为我已经逃离了鞍山。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