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上庭廊月徊林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

 
 
 

日志

 
 

我的小学文革五则(3)  

2013-06-27 16:21:00|  分类: 夜风清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傍晚抄家

1968年,文化大革命已经开始两年了。那时,我们家住在胜利路的设计院房区,也就是现在中心广场的南侧。5月的一个傍晚,我正在楼外玩,忽然看见我爸急匆匆地走回来,与以往不同的是,以前虽然走得急但却没有今天的惶恐。他匆忙地看了我一眼低声说:“快回家”,我就跟在后面急急忙忙地回到三楼的家中。

我爸低声地和我妈说着什么,家里立刻笼罩上一种紧张的空气,还没等他们说完,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喧哗,一群人破门而入。我正在惊异他们为什么这样没有礼貌,连门都不敲、一下子就闯了进来,却见他们已经旁若无人地动手翻起我家东西来。我顿时明白了,这是抄家!原来在下午设计院批斗院长付守凡的大会上,我父亲被当作所重用的牛鬼蛇神当场揪出来,在现场批斗后又被告知马上去抄家,于是才有父亲匆匆赶回来、而那些人随后就到的情景。

这些人肆无忌惮地在我家翻箱倒柜,从衣柜到写字台、从床上的被褥到床下的旧物,他们把东西随意地翻出来,又随手扔到地上,并来回走着、践踏着……这种场面是现在的年轻人所不可想象的,也是历史被屏蔽的地方。

爷爷送给我的一副心爱的圆规被他们翻了出来,又随手扔到地上,并重重地踩了一脚,我急急忙忙地想去拿回来,却被母亲赶忙拉住,因为在这种场面中是没有我们保护自己财产权利的。但是,我还是趁这些暴徒不注意,把圆规机智地捡了回来。这个圆规现在被完好地保存在我小学入学时使用的铁制文具盒里,打开文具盒的盒盖,还可以清楚地看见上面用墨笔写的少先队口号:时刻准备着!

由于家里大门洞开,谁都可以随意进来,随意翻和丢东西,上篇说到的那个大队委员这时也进来了,但并不与我说话,也是到处看着、动着我家的东西。由于这个原因,在以后的岁月里,我便断绝了和他的友谊。1997年我父亲去世的时候,他也来吊唁,并一直坐在那里守灵。夜深的时候,我劝他回去休息他也不肯,天亮的时候,我看见他依然坐在那里没动。我妈说:“这就行了,够用了”。

还有一位少时的伙伴,这时也走进了我家,但一看见我那仇恨的目光,就不往前走了,还劝我几句就出去了。唯有童年时的朋友葛新和刘庆杰,这时没有来趁火打劫,也是由于这个原因,我与他们的友谊一直持续到现在,每年春节时,我们都会一起到各家的父母那里拜年,并在一起聚餐一次。我们一起喝着酒,抽着葛新自己配制的卷烟,三人大聊一番才会尽兴而归。

我父亲被揪出来之后,在右臂被强制戴上一副白色的、上面写着“历史反革命”的袖标,就像是二战时犹太人被迫戴上的白色标志。而文革时的红卫兵也就跟希特勒的冲锋队一样,戴着红袖标到处批斗抄家和砸文物,这个场面又和迫害犹太人的“水晶之夜”何其相似。

从这时起,我们家便成为社会的另类——反革命及其家属,父亲被限制和监督,我们出门也饱受白眼,没有人愿意和我们接触,每天我们只能迫不得已才出门,平日只有躲在随时可以被人进来的家中残喘度日。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