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上庭廊月徊林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

 
 
 

日志

 
 

钢厂印象片段  

2013-07-17 13:10:34|  分类: 十点咖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悠悠夏日长,浮生半日闲”,昨天的大雨过后,今天便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夏日上午。十点钟,喝着新磨的巴西咖啡、听着钢琴曲,思绪却回到幽幽的往昔。

我十六岁进入鞍钢第三炼钢厂直到24岁出厂,在鞍钢整整工作了八年,就是现在学生们的九年级、大本四年到研究生毕业的时间。由于文革,我没有学生时代,我的青春是在烟气弥漫钢火炽热的艰苦劳动中渡过的。

那时,我在现场穿的贴身衬衫已经看不出颜色,上面被汗碱浸得白花花一片。冬天是不能穿什么毛线衣的,因为一天下来就废了,我们穿的都是空心薄棉袄,被汗水浸透得左一层右一层的,烤干了再继续穿。外面穿的就是防热服了,在北风口干活时冻得手都伸不开,就在腰上系一根草绳子御寒。夏天在平炉旁烤的浑身是汗,但是脚下还得用裹脚布裹脚、外穿很沉重的大头鞋,因为可以防止烧伤和砸伤,我的灰指甲和脚气就是那时留下的。

只有到了下班洗完澡时,才能穿上自己的衣服。那时,是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年轻人飞快地骑着自行车互相追逐嬉闹,厂外街道的祥和真使人心旷神怡。

换氧枪时,平炉顶上炽热得令人窒息,耐火砖被烧得通红,我们需要下到平炉顶去操作。大家轮班下去,刚走到扶梯口,热浪就逼得人转过脸去,面颊顿时被烤得通红。一个人下去工作不能超过一分钟,飞快地上来时已经热的喘不过气来,紧接着另一个人接替他再下去,就像二战中的跳伞小分队和攻坚中的爆破队。

在平炉下工作时,黑漆漆的没有一点光亮,只有打着了瓦斯枪时露出的白森森火光。深一脚浅一脚地干活,也不知道踩到了什么,汗水顺着脊背往下淌,攀到大管子上面都不知道离地面有多高?休息时,师傅们拿出旱烟往地上一放:“是爷们都过来抽一口,娘们就离远点。”于是我们就都凑过去,围坐在一起大口抽着旱烟,喝着盐汽水。

现场的车很多,上面是吊车、地面是火车,拉着铁水罐、矿石,还有横着走的填料车、随时出现的起重车。火车都是倒着顶过来,开起来没有声息,这就需要人十分警觉。在那里,视觉嗅觉听觉都得机灵,所以师傅们常说,要后脑勺都长着眼睛才行。

平炉大修时,我们推着瓦斯罐和氧气瓶来到现场,只见眼前整个是一个立体施工场面,平时火红的炉体变得黯淡了,炉门被卸掉、五个炉门张着黑乎乎的大嘴,炉前的空地上堆满了施工器材,而炉顶上的铆工已经在气割和电焊的火花中轮着大锤干活了。我们的工作是卸掉和安装平炉两端的水套,瓦斯枪长长的胶管扯过去就开始干活,一边还得放着左右上下,因为全都在施工,什么东西都可能掉下来、飞过来。有的地方车进不去,一瓶氧气用完了,就得两个人扛起来走出去换,我力气小,师兄们就让我先站着扛着瓶嘴部分,他再搬起瓶底部分扛在肩上,我往往沉得直不起腰,就得半弯着腰前行,但是必须坚持,否则另一个人就危险了。

有时需要加班,就是干完一天不下班,再继续干到第二天早晨。到下半夜干不动了,我们就偎在混铁炉小屋蓬乱的稻草里眯一觉,缓过乏来再继续干活。

有的管子太沉,我根本就扛不动,于是就拽着长长的管子拖在地上走,留下了一地斑斑的铁锈。大家看我挺硬干,就评了我一个车间先进个人,那是我在工厂八年仅有的一个先进,而我在市教师进修学院干了十五年一个先进也没有,尽管同样需要。我所有的荣誉都是在立山区十九年间获得的,我在第24中学当教师的第二年就开始获得市先进,以后年年得,从优秀班主任一直到省优秀教师、全国优秀教师、特级教师和市劳动模范、科技拔尖人才,还获得了两枚奖章,所以立山才是我成长和值得怀念的地方。

中午到食堂吃饭,那叫一个挤,买饭口被挤得水泄不通,工人们根本就不排队,谁要是排队这中午就别吃饭了。我往往从侧面开始挤,那是最奏效的,如果从正面就会被刚买完饭的人流再冲出来。从侧面一旦能够到铁栏杆,就用手抓住不放,安全帽挤歪了也不管,把手伸进去买完饭挤出来时,饭菜还能剩下来就不错了。食堂里热乎乎的全是人,有个铁凳子也不坐,就蹲在凳子上吃饭,而大部分时候就是站着吃。

当人渐渐稀少的时候,饭菜都没了,炊事员们把四分钱的大菜汤里放上肘子肉,自己开始吃饭。我看见一个山东老太太炊事员端着一碗带肉的大菜汤,握着馒头、手里还拿着一根剥好的大葱解腻,大家气的直嚷嚷。如果这时工人们才来吃饭就什么都没了,而厂领导这时来吃饭不仅不会挨挤,还会与炊事员们一个待遇。

有一次夜里加班,领导问我们爱吃什么另做,大家异口同声地喊:“煸白肉”,结果上来一铝盆。只见工友们围着铝盆,手里拿着馒头不吃,却只见筷子上下翻飞,不一会儿盆里的肉就没了,大家只能把馒头就着开水吃。

夜里加班时食堂人少,我就会破费一把,八两大米饭加上溜肉段盛了满满一饭盒,那得拿回休息室慢慢享用,吃完饭后再点上一支红玫瑰香烟,那真是一个神仙!当我离开工厂前吃最后一顿饭时,我十分喜爱的白钢饭匙丢失了,我想,它可能不愿意离开这里,所以忍痛离开了我。

思绪回到现在,没有了火光和钢花的八年,逾越了十三年的班主任和二十一年的教研师训生涯,回归到安宁的书房退休生活。喝咖啡、听音乐、看大片、看书和山上漫步,开始享受着难得的悠闲时光,人生的美好和短暂就慢慢地融合在这午后的阳光中了。

钢厂印象片段 - zw - 秋上庭廊月徊林我在鞍钢第三炼钢厂时工作证上的照片,是一天在厂区随手摘掉安全帽照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