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上庭廊月徊林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

 
 
 

日志

 
 

自失  

2013-07-05 10:59:20|  分类: 教育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和小宋相约登山。晚六点,我们分别从家里来到瞭美塔,又一同走到二一九公园。华灯初上的时候,我们来到人群跳舞的地方驻足观看。这里场外的人很多,而场内的人却很少,这使得人们更不敢于下场,以免成为大家欣赏和评价的目标。

但是场内却有两个十分别致的景象,一个是一袭黑色长裙的中年女士,她身材十分苗条好看,我想可能是经常跳舞的缘故。我不禁想到,我们有些女教师整日忙于补课挣钱,身体逐渐发福也顾不上了,漂亮的衣服倒是有钱买了不少,可惜却不懂得如何不在肚子上长肉。

这时,只见她旁若无人地独舞,她面露微笑婆娑起舞,手臂柔软缠绕,步履轻盈有致。她并不在乎人们是否品头论足,我倒觉得她挺“人来疯”,这是一种社会促进效应。

相应的是一位老者,他与另一位女士起舞,只见他忽而弯身弓背,忽而叉腿环绕,跳得既灵活又有韵味。小宋让我猜他的年龄,我随口猜道应该六十五岁左右,但旁边的一位女士立刻更正,告诉我们他已经七十九岁了,这使得我们惊诧不已。

随着音乐起舞是进入艺术天地的一种,叔本华在其名著《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中把它称之为“自失”,因为这时的人会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感觉中,心灵的宁静随之而来,“整个意识完全为一个单一的直观景象所充满、所占据,”这种生命舞动的状态恰恰是意识的停滞,了却一切烦恼的安宁,虽然是暂时的,但却是常人所体验不到的。所以艺术家的容貌与常人不同,艺术家的生命质量也与常人不能同日而语。

我买过一张杜普蕾的大提琴DVD,画面中的小提琴手和钢琴家都可以忽略,唯独杜普蕾给人以极其深刻的印象。她演奏时表情生动,把大提琴夹在两膝之间,就像用手中的琴弓在切割琴弦。无怪乎有一位音乐家听到她的演奏时,直言说她是在用生命演奏。听完她的演奏,别的大提琴演奏不听也罢,那是一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觉了。我想,杜普蕾演奏时,就是进入了一种“自失”的状态。法国女歌手Eiv?r Pálsdóttir仅有一张唱碟《人类的孩子》,仅有十首歌曲,但却使人听得荡气回肠、欲罢不能,这种精致也是“自失”的结果。

然而,在我们教学中,“自失”却不是失去学生状态的自我陶醉,而是失去自我而与学生们的自然融合。有的教师不管学生的感受如何,只顾自己讲全讲完,这种没有学生“激发态”的教学,是不能称之为有效教学或高效课堂的。

那次我到一所中学的班级,以恒星的双星系统作为事例讲中心对称,临出教室门时,一位男生竟然探出身子急切地问我:“老师,明天你还来吗?”还有一次我在一所小学为学生讲“阿莱夫”的三个级别,过几天那位班主任打来电话,家长说孩子总在家里念叨,一直问赵老师还什么时候能来?这些事情我总也忘不了,就像学生写给我的信都不会扔掉一样。我最早的学生郭翠富算起来今年应该47岁了,但她在大学期间写给我的十几封信至今还都完好地保存着。我当班主任时,班级的每日新闻和学生写给我的建议批评纸条,我也都完好地粘贴在剪报里不会遗失。教师如果失去了学生,教学就是一种表演,而教学的“自失”恰恰是失去教师自己存在的意识,而以学生的表现体现着教师的教学意识。从这一点上看,教学的确是艺术。

我和小宋一路畅谈着教学体会,交换着对于教育的看法,不知不觉中从公园转了一圈又走到烟草岗,才打车送她回家。 

  评论这张
 
阅读(31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