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上庭廊月徊林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

 
 
 

日志

 
 

云南的遥远回忆  

2013-09-09 10:49:07|  分类: 夜风清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问我一生中最喜欢到哪里去,我会毫不迟疑地告诉你——云南,只有云南。那个遥远而神秘的地方,永远是我心中抹不掉的怀念。

第一次到云南是在东北风雪交加的年末。在风雪弥漫中从桃仙机场坐上飞机,到昆明机场下飞机时,却只见湛蓝而高远的天空,一片片绿茸茸的草坪,机场草坪上几个小伙子在翻滚玩耍,吸一口温和而湿润的空气,啊,世界上还有这样美好的地方,心中立刻没有郁闷、没有烦恼、忘记了一切。

以后又陆续地往云南去,只要有机会,我就是想去云南。

昆明市内,也是一片温暖的阳光,不冷也不热,春城之称名符其实。走进云南大学的校园,这个上世纪20年代创建的大学里,大树参天小径通幽,建筑古朴而历史悠长。我站在寂静的校园里痴痴地幻想,我在年轻时要能在这里学习四年该有多好,无怪乎当年西南联大回迁到北方时,许多教授义无返顾地留在了昆明,要是换成我,我也不会再到别的地方去了,这里的山水、这里的气息、这里的一切都使我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有一种心灵家园的回归。

昆明市中心的翠湖公园,是我久久不愿离去的地方,白色而好奇的红嘴鸥就在你的身旁悬浮着飞翔,随着你扔出的面包屑,它们便会灵巧地衔住,那憨憨而友好的形态使人们流连忘返乐不可支。它们不怕人,正是因为在与人和谐的相处中,它们消除了对于人类的恐惧。生活在翠湖,它们是幸运的,如果在鞍山就会是人们的盘中餐了,夏天街旁的烤鸽子足以说明这些可爱的禽类在鞍山的命运。

你见过原始森林吗?体验过走进原始森林的感觉吗?云南西双版纳的原始森林古树参天、遮天蔽日,不高的栈桥下古藤缠绕、倒伏的大树横陈。如果在下面走是没有路的,也下不去脚,这就更显示出原始森林的魅力。森林里冷飕飕的感觉,阴暗而潮湿的画面以及寂寥无声的环境,都会使人蓦然感到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之中。当年,我曾激动地给远在鞍山的儿子打电话,告诉我一定要带他来玩,而我儿子当时正在鞍山家中做着那些枯燥无味的题纸,人的青春怎能这样度过?我真是对现行教育制度恨之入骨,它耽误了多少学生应该看到的世界啊。而这个愿望,至今也没有实现。

如果说玉龙雪山的清新和大理古城的悠长很有意味的话,那么虎跳峡给人们视觉的冲击就是震撼。汹涌奔腾而宽阔的江水至天而降,飞溅的水花迎面扑在脸上,尽管你站在很高的平台栏杆边,依然会有惊心动魄、心有余悸的入境感。我站在湍急的江边神驰遐想,这些水流将一去不复返,再也不会回到虎跳峡,然而它们却是经历过了,曾经有那么一刻,它们走过了这片神奇的峡谷,带着这里的气息和愿望奔向迥然不同的另外地方。

我曾骑着马慢悠悠地行进在茶马古道上,在历时三个多小时的路途中,穿行在密林与山间。中午时分,我给我的坐骑喂足了双份的黄豆,这使得这匹马对我十分友好,很是听我的号令。在险峻的山路上,一面全是悬崖峭壁,这匹马也小心翼翼地迈动着蹄子,而我却只有把安危系于它的身上,这时才能体会到人和动物的息息相通。

在拉什海上划船,清澈的湖水和远方的浮鸟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你可以仰面朝天地躺在船上望天,天是蓝的、水是蓝的、湛蓝湛蓝的,没有一丝杂质,就像此时的心灵那样空洞和悠闲,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会想,只有停滞的时间和空间,还有你自己。

束河古镇的下午是阳光充沛而安宁的,在慵懒的阳光下,人们懒懒地躺坐在鲜花流水的木屋旁,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听着音乐,这里的生活就是一个字:慢。因为是下午,所以街上的人不多,一个披头士在水边吹着萨克斯管,身边静静地放着出售的唱片,但他并不像在山海关那些商人不择手段地推销,而是不闻不问,你愿意买我就卖一张,平静地说着话,无所谓生意,更像一种行为艺术。

当夜幕降临时,我就会走在丽江古城的四方街,不似灯红酒绿的城市夜生活,这里是一种浪漫的温馨。满街的小店铺都敞着门,屋内装饰着浓郁的风情,吉他伴着忧郁的“滴答”歌声,还有低沉的鼓声合着店主人的吟唱。四方街的脚下是古朴的石板路,湍流的小河水环绕着每一条窄小的小街和悠远的小巷。

走过一条人迹杳渺的巷子口,迎面的墙上刻着沁人心扉的爱情语录,不是北方古迹上的“到此一游”,而是发自内心的呼唤和企盼。类似这样的东西随处可见,最多的还是寻人启事,不是被人拐走,而是自发的失踪,消失于古城之中,找一处僻静的房子,从此远离世间喧嚣,躲在永恒的时间里。那安静而紧闭的门板后面,不知隐藏着多少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不愿意面见世人,只愿意自己细细品尝。

住在古城的一处安静小院,服务员关上大门自己上楼睡觉去了,月光透过树的枝叶轻泻而下,我坐在院内树荫的小桌旁悠闲地喝着清茶。二楼只住着一户年轻夫妇早已休息,楼下却还闲着一间房。屋内的布置原生古朴,家具也是古色古香,唯独洗浴设备是现代的。夜半,街上的声音已经渐渐轻微消散,凉爽的小院里却更显得更加幽深而清雅。人生难得的清静,就在时间的悄然流逝中缓缓度过。

云南的遥远已经成为过去,但却仍然留在现在,留在未来,留在我心灵的记忆里。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