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上庭廊月徊林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

 
 
 

日志

 
 

潘迪辛《角平分线作法与性质》教学记  

2013-10-05 11:48:59|  分类: 秋窗品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庆节之前,我来到潘迪辛所在的学校听她的课,在校门前,她热情洋溢地迎接我,并把我领到了她任课的班级。她在班级已经开始试行课堂小组技术,所以这节课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展开的,以下是我根据听课笔记和录音所整理的教学记录。

上课开始,潘迪辛没有任何废话,只是在黑板上快速地画了一个隐形飞机形状图:“如果让你画一条角平分线,以保持挂弹飞机的平衡,你能画出来吗?”全班意料中的无人举手,于是潘迪辛开始随意“采访”:“你现在想的是什么?”这名学生笑而不答,潘迪辛返身回到黑板前:“我现在代表你”,她用观察确定了一点,然后用绿色粉笔不醒目地画了一条射线。“好,同意这样做的请举手”,潘迪辛在“反意”后使用“表决”。“你没有举手,显然是不同意,为什么?”“这也太随便了吧”,全班一阵笑声,这时,一名学生举手发言:“老师,可以使用量角器。”潘迪辛立刻指出:“量角器肯定比我这样做要准确,但是,在两个度数之间同样会有视觉误差,所以设计院作图不会使用量角器。有没有更好的方法?”全班顿时陷入无声的思考。

见学习需求已经建立,潘迪辛表情严肃地说:“你们面前的教材就是一份绝密的技术文件,你作为一名特工,必须迅速地看懂作法。先别动、还没讲完”,她放慢语速:“我只给两分钟的时间,巡逻兵就会走进来,你必须迅速地完成这个任务,现在计时开始。”霎时,只听见全班哗哗地翻书声,转而鸦雀无声,全班学生进入到潘迪辛所创设的情境之中。

趁潘迪辛巡视走过来,我笑着悄声问她:“你是不是看《国土安全》了?”她笑着便回身走去。我认为,潘迪辛是通过学生潜在的角色扮演,用“对话”创设了认知冲突,激发了学生的好奇与兴趣。

“两分钟到!”随着潘迪辛的宣布,全班立刻出现了自发的大声讨论,潘迪辛则马上让组长下地巡视自己的组员,帮助解决疑难。

接着,潘迪辛并没有像传统教学那样,开始另起炉灶讲课,而是找一名组长到黑板上就着隐形飞机演示作法。我知道,这是一种贯通式的教学方式,从隐形飞机形状图一贯到底。

组长拿过画规开始画弧,潘迪辛并没有把自己闲置起来,而是立刻“插话”介入:“以多长为半径画弧?”她走向学生们随意提问。“好,继续”……“为什么要大于二分之一线段长?”在每一个关键点,她都没有放过,并且随时指导着作图的动作。我想,她之所以没有自己演示,既出自于锻炼学生阅读理解能力的考虑,又通过她与学生板演的互动达到了更好的效果。

“现在你们能向我提出什么疑问?”上个环节刚结束,潘迪辛就紧接着提出问题。直到这时,她才开始启动加分机制。学生们更加兴奋与活跃,接二连三地站起来发表见解,潘迪辛收回加分:“你们应该想到,为什么这个作法就是正确的?不是别人告诉你们怎样做就行了,而是要继续问个为什么。”

学生们恍然大悟,于是纷纷发言,在新的一轮对话中,完成了角平分线作法的口答证明。潘迪辛继续引导:“现在你们看,在隐形飞机的角平分线上,存在着点到角两边上的点所成线段相等的现象,现在我随意在角平分线上找一点P,你能不能在角的两边分别找到两个点AB,使它们与P所成的线段相等呢?”一名学生发言:“以角顶点OP为半径画弧,交角的两边就会得到要求的两点。”“好,这是我们作法中的,加1分,还有没有?”“过P点作角分线的垂线交角的两边也会得到两点。”“很好,有创意、加3分,还有没有?”潘迪辛没有忘记及时“评价”。“过P点作角两边的垂线,得到的垂足就是所求点。”“为什么?”为防止学生偶然翻书,潘迪辛立刻进行“追问”,这名学生语塞,潘迪辛笑道:“口头表扬,但是提供了很好的思路,谁知道为什么?”很多学生举手回答,并且很正确。

“点到直线距离,是数学的重要概念。所以,这一条才作为角平分线的性质。现在我们把它写出来,从已知到求证、再到证明,每个组轮流发言,但每次只许说一句话,对了加分,错了就不能加分了,从一组开始。”各组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由学生口述,潘迪辛完成了板演的全过程。这之间有一个小插曲,第二组发言:“求证,PA垂直于OAA,垂直于OBB”,潘迪辛并未立刻纠正,而是“归谬”地写了下去,但马上发现有学生举手,便停下“佯误”地问道:“怎么了?”学生们笑着嚷道:“那是已知呀!”

在性质应用的证明题练习中,潘迪辛首先使用分析法进行对话分析,然后找了三名学生用综合法板演,之后发动全班学生找错,她则使用红粉笔和黄粉笔交替进行面批面改。虽然学生板演的书写过程都有一些小错误,但勇敢上黑板的小组还是得了很多分数。我坐在下面暗想,她把我的“板演找错”倒是运用得炉火纯青。

课的最后,是一道计算题,但必须用到角平分线的性质。潘迪辛先后两次通过举手确定全班的做题进度,然后集中检查了各组组长,再由后一组组长逐个检查前一组组员的算法。组长开始依次站起来大声汇报,潘迪辛则面对全班公布检查数据并在黑板进行了重点矫正。之后,又指令本组组长帮助本组同学。在本组帮教前,潘迪辛笑着说:“一会儿我可要抽检,凡是说不清楚的,可要小小地去1分呀!就给你们两分钟。”于是,这些组长急迫地游走于同学之间,有的组长还指定本组会的同学讲给不会的听,以节省时间。

潘迪辛抽查无一错误后,她开始进行答疑:“本节课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在回答了两名学生的疑问后,她开始简略地总结知识点、思想方法、证明思路和应用时的规律,当然也没有忘记对各组分数的评价。

听完课我们讨论了一番,我执意不在她那里吃饭,她就送我走出校园。早秋的天空湛蓝湛蓝的,温和的空气里还有着野草的芬香,她笑着在校门口的小路旁向我道别。回头望去,白云之下,穿着牛仔裤梳着马尾巴辫的她正在向我招手。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