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上庭廊月徊林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

 
 
 

日志

 
 

回忆老郭  

2014-03-13 15:53:38|  分类: 夜风清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郭叫郭惠亭,是建工局的电工,我和他相识是在1966年冬天到1967年的春天。那年,文革刚刚开始,我才13岁,小学毕业后不能升学读书,只好在家闲逛。我的一个表哥当年是钢院的学生,文革中是钢总司令部参谋部的,看我闲的无聊,就把我介绍到公交系统文革联络总部当通讯员,在这里,我认识了老郭。说叫老郭,其实他并不老,也就三十多岁,但是还没有结婚,由于成熟老练、又是总部的领导,所以大家都亲切地叫他老郭。

当年的公交总部在今天的“四隆”西门对面,如今已经是一片广场,但当年却是鞍钢职业病防治所的三层小黄楼。我们在一楼,除了市政各大局的几名工人,还有临近毕业的师范学校学生,但都是女生。其中有一个叫李雅芝的,家住在铁西,和我特别好,她那年也就不到20岁,大家总拿我们开暧昧玩笑。以后我当教师后,到铁西区不少学校打听过她,但一直都没有她的下落。

二楼和三楼是“前沿兵团”,有很多身体强壮的工人,那是已经有武斗的苗头了,所以在房间角落里堆着许多柳条帽,墙角还有很粗的棒子。他们那里没有师范学校的学生,但却都是卫校的学生,记得一个很漂亮的女生就经常到我们一楼来联系工作。

由于我在学校不能被接纳为红卫兵,所以我特别渴望能在这里戴上红卫兵的袖标,于是,我缠着老郭要袖标。老郭说:“我们这里也不发袖标呀,这就是一个联络总部,来的人都是各个组织的,都有人家自己的袖标。”我于是叫我哥跟老郭说,他们实在被我缠得无奈,我哥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个红卫兵袖标,叫老郭盖上总部的印章,但老郭担心传出去不好,就又把印章用手搓得模糊了,才叫我戴上。于是,我高兴地戴着袖标到小伙伴们那里炫耀,他们都很惊奇,纷纷过来观看,还对我说:“这是哪发的呀,怎么印章这么模糊呀?”我窘迫得脸通红说不出话来。

那时没有手机,我的任务是送信,写大字报张贴,还有撒传单。有一次,我去鞍山市钟表厂送信,结果被对方造反派关进小黑屋里两个多小时,直到看我其实就是个小孩子什么也不知道,才把我放了。

写完大字报,我们就去张贴,用笤帚沾着稀糊糊的浆糊,拍到墙上,然后再把大字报贴上去。那时候,印传单需要刻钢板,然后再用油墨印刷,最后把一张张传单叠起来,我一起放到书包里。那时的人很关心国家大事,一见到传单疯抢,不像现在白给都不要。我往往躲在公交车站点人群的后面,然后趁大家不注意时,突然拿出传单扬了出去,只见顷刻间一片混乱,大人小孩都去抢着看,那时的人真是傻得可爱。

有一次老郭他们上建工局楼顶修高音喇叭,我也跟在后面上去了,那种大屋檐是很陡的,我战战兢兢地匍匐爬行。老郭回头一眼看见我,马上向我大声吼道:“回去,快回去!”,他实在是怕我摔下去,于是我就退了回去,但他下来后还是狠狠地把我说了一顿。

由于鞍山武斗的形势越来越严峻,家里就不让我再去总部了,我也就自动自觉地销声匿迹了。最后一次见到老郭,是我与父母一起上街,碰见老郭和他的战友们迎面走来,看见我,老郭特别亲切,还说:“小炜,你怎么也不来了?”

老郭的家住在铁西“宏钢”商店的后面,那时还是一片低矮的小白房,记得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还经常去那里的小胡同转悠,试图能偶然和老郭相遇,但以后再也没有见过他。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