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上庭廊月徊林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

 
 
 

日志

 
 

一张旧照片的回忆  

2014-06-10 11:32:30|  分类: 夜风清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张旧照片的回忆 - zw - 秋上庭廊月徊林

昨天翻出一张旧照片,那是我童年在老家本溪的旧屋前照的。那是一幢二层日本人留下的小楼,当时我们家住在二楼,记忆中的印象是走上楼梯,有一个爷爷安装的大木门,然后就可以左拐走进走廊,左数第一间屋就是当时我的家,我和奶奶、爷爷住在这里。这是一间套间,外屋大、里屋小,厨房就在走廊。

往里还有一间小屋单室,住的是一对年轻人,女的叫白虹。那年她的丈夫下乡公出,大卡车满载一车人过冰冻的太子河,结果遇到冰裂,卡车陷了进去,人都没出来。我记得白虹哭的死去活来,我爷爷奶奶还去劝她,后来她就搬走了。

一楼住的一家大户,好多人,最喜欢和我玩的是比我年长的姐弟两人,我只记得叫他们小珍、小本。搬到鞍山后,我还长久地保留着他们分手时送给的一块扁石片,上面有他们两人的签名,但是在文革中遗失了。

我们家进屋是一个大炕,床里面叠着被褥。我经常在炕上摆小东西玩,记忆中有一次来个客人,奶奶坐在炕沿上和客人聊天,我拿一个小玩意拴一个细绳垂下来做地雷,那人还笑地雷怎么能垂下来而不是埋在地里呢?

里间屋有一个写字台,爷爷的贵重东西都放在里面,钥匙很特别,是管状的。爷爷经常拿着写字台和我比,看我长高了多少?爷爷喜欢用小笤帚扫地,我往往帮忙拿撮子,爷爷就笑了,还会夸奖我。

那天下午不知道是谁来了,说要给我照张相,当时我正在睡觉,就被叫起来迷迷糊糊地走到外面,极不情愿地照了这张像。那天是下午,阳光照在空地上,一幅祥和与安宁,四周没有人来往,树杈上晾的褥子被风微微地吹了起来。

一楼的窗户开着,湿淋淋的拖布拧干后搭在了阳光下。照片看不见二楼我们家的窗户,于是便没有留下来痕迹,这座房子的外观和我们家的窗子便永远地消失在我的记忆中了。

这座房子早已经被拆毁了,只留下这张照片,定格在那个美好的夏天。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