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上庭廊月徊林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

 
 
 

日志

 
 

在柔石的秋风里  

2014-07-17 10:42:35|  分类: 夜风清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多年以前,我在一本破旧的杂志上看到一篇文章,上面刊登着柔石《秋风从西方来了》这首诗的上半阙,并声明下半阙的部分已经遗失。由于我很喜欢这首诗,便把上半阕抄录下来,记在笔记本上。大约又过了几年,我又在另一个杂志上看到柔石《秋风从西方来了》的下半阙,并同样声明上半阕已经遗失。我欣喜若狂,立刻又把下半阙抄写下来,于是,我获得了柔石这首完整的诗。

 

秋风从西方来了,

听芦苇的萧萧;

秋风从西方来了,

看落叶的飘飘。

 

秋风从西方来了,

青天遮起灰淡的云幕;

秋风从西方来了,

我心荡起辽远的波潮。

 

大地收敛了火焰似的狂飙,

三夏的威严与骄傲到哪里去了?

蝉无声了,午后陡然地岑寂,

昼梦也将如蝉翅而羽化了。

 

浮上薄薄的寒霜的滋味,

平原展开了千里可驰骋的怀抱,

万里隐寓于无边、和平的休息,

恋爱也有如双双回北的候鸟。

 

我望着秋风所自来的西方,

西方告我永无消息;

我望着秋风所自去的东方,

东方又说漫无踪迹。

 

秋风秋风,

我将长在你的歧途中叹息;

秋风秋风,

我将长在你的歧途中呜咽。

        1925年、秋、偕光熠作于北京白塔上。

 

这首诗是柔石1925年作的,而他在上海龙华警备司令部被枪杀则是在1931年的2月,同时遇害的还有左联作家殷夫、胡也频、冯铿、李伟森,以及地下党组织欧阳立安一共23人。

秋天的北京天高气爽,站在白塔旁会更有一番情境。郁达夫《故都的秋》写于19347月的北京秋天,而那时柔石已经遇害三年多了。

1959年国庆十周年的秋天,我第一次去北京,走过前门大栅栏窄窄的石板路,沿街的老汤鸡丝面真是令人垂涎欲滴。早晨起来,爷爷来接我出去玩,他夹着一个饭盒,里面放着几个大桃子,他在旅社天井的水龙头下冲洗的干干净净,留着我在路上吃。

1967年的秋天,我在红卫兵大串联的时候第二次去北京,那次住在牛街。文革的北京秋天已经没有了古城的气息,到处是铺天盖地的大字报,就连胡同小巷都飘扬着墨迹未干的声讨批判檄文。

以后又陆续去过几次北京,但都不在秋天。直到2003年送儿子到天津大学上学,从北京转城际快车时,我才又一次在秋天走出北京站。但是,已经没有了当年老北京的风貌,看不见遍城的四合院,扑面而来的则是灰白色的高楼林立、车流如注,正如陈丹青所言,既不像中国,又不像欧洲。

再以后,一想起北京我就不爱去了,宽路高楼代替了记忆中的青砖胡同,只有在后海坐着人力车闲逛,才能唤起一丝当年的回忆。

柔石的这首诗,我曾在学院纪念建党联欢会上朗诵过。柔石是共产党员,鲁迅在1933年曾专门写文章《为了忘却的纪念》回忆与这些左联青年的交往,然而鲁迅却不是共产党员。

“秋风从西方来了,看落叶的飘飘”,从1925年北京白塔上看到的秋天,已经过去快九十年了。

在柔石的秋风里 - zw - 秋上庭廊月徊林在柔石的秋风里 - zw - 秋上庭廊月徊林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