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上庭廊月徊林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

 
 
 

日志

 
 

一张旧照片的遐想  

2014-07-29 11:06:31|  分类: 秋窗品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在网上看见一组1949年广州夏天的旧照片,其中有一张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并引起了我无限的遐想。我不仅把这张旧照片很好地收藏起来,而且还做成了我的手机壁纸。

照片是广州夏日的下午,林荫道旁的行道树遮天蔽日,马路上很清静没有车,在一座三层洋楼附近,是带有广东特点的石墩铁链护栏,而从摄影者的视觉看去,三位行人正在人行道上小谈。那是很宽阔又很整洁的石板路,方方整整的灰白色与他们的服饰相映,透出了一种午后的雅致与悠闲。

那是1949年的夏天,解放大军已经渡江,但距离四野10月中旬占领广州还有一个季节。街面上并没有显示出惊恐和慌乱,一如往日的平淡与寂静。

那位女士上身穿白色的短袖衫,下身则是柔软的深色碎花褶裙,烫着时髦的蓬松头发,右手拎着一个便袋,白色的袜子白色的鞋,一副清淡与闲适。我想,她一定是睡过午觉后才收拾整齐,然后随手拿起手袋,神清气爽地走出门来。她不像欧阳山在《三家巷》中所描写的区桃,那是一个纱厂的女工,而她不是,从装扮上看,她一定是个知识分子。小职员吗?那应该是急匆匆地上班;是老板的秘书吗?那应该是穿着旗袍坐在小车上;是学生吗?那应该是不过膝的单色短裙而不是轻盈布料的褶裙。我想,她一定是大学的教师,譬如岭南大学的青年教师。

她正走在路上,下午的阳光使得心情很好,右手晃悠悠地拎着手袋,打扮的如此优雅和清爽,应该是没有太大的生活压力和什么要紧的事请去做。

这时,她遇见了他们。中年男士的白色衬衣放到了白色的裤子里面,显得很利索和精神,他双手抱臂,好像刚刚询问完什么,然后正专注地听着这位女士说话。从衣服的褶皱看,他身体稍微向右倾斜,这是一种自然和很自信的表示。他双腿叉开的很大,这既意味着他在当时很有权威,又象征着他不愿意过早地把这位女士放行。

在他的右侧还站着一位年纪稍大的外国人,从身材看稍胖,这说明年纪应该在五十开外,而从白色短裤和长袜来看,应该是一位外籍的大学教授。他双手叉腰很认真地看着女士述说,尽管这位女士并没有看他。这种附从的状态说明他的次要地位,从社会地位上和与女士的友谊关系上是不及那位中年男士的。

在这个夏天的下午,他们在说什么呢?永远没人知道了,尽管那位女士已经看到了摄影者,但由于距离过远,我们竟然看不清楚他们的脸。

我想,这个下午很快就会过去了,他们又会回到自己熟悉的环境里吃饭睡觉和看书,日子就是这样重复的。但在这一年的十月份之后又会如何呢?那位优雅的女士会首先脱下这身资产阶级服装,而换上列宁服,再换上全国一式的蓝布衫。在文革中,她应该四十多岁了,她早已忘记了这一个清和的下午。

而那位志在必得的男士,也许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从他当时的地位看,首先他的自信和自尊会荡然无存,不在五十年代打成右派,也逃不了文革一劫。我仿佛看到在六十年代文革中,他早已佝偻着腰,灰白着头发,拿着大扫帚扫街被劳动管制呢。

右侧那位外国教授会早已回国了,在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中,迎来了那位女人或者男人的留学生儿子。他依然在夏天穿着白色的短裤,只不过已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科学家了,他坐在自己的书房里,吸着烟斗,正在与年轻的研究生聊着当年的广州。

这张照片摄完后,他们三人也会聊完了,优雅的女士会与摄影者擦肩而过,迈着轻盈的步子走向自己的办公室,坐在芙蓉树遮盖下的窗前。而那两位先生也会一边聊着,一边走向远方。

时过境迁,这些人应该早已经不在了,但这个镜头却永远定格在如此静谧的下午。透过历史的时空,有人在六十五年后的夏天,一边喝着咖啡听着缓缓流淌的爵士乐,一边看着他们、揣摩着他们。

他们会从历史的尘埃中探出头来,和我说一句话吗?

一张旧照片的遐想 - zw - 秋上庭廊月徊林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