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上庭廊月徊林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

 
 
 

日志

 
 

自我教育的典型范例  

2014-07-05 11:08:57|  分类: 专题素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我教育的典型范例 - zw - 秋上庭廊月徊林自我教育的典型范例 - zw - 秋上庭廊月徊林

按语:学校学习只是入门的初级教育,不论是小学、中学、还是大学。学历不等于文化,也不等于能力,最终的教育还是自我教育,这是一切成功者的必然途径。

        5岁就开始痴迷古董,如今已成为颇具名气的文物考古研究者。被不少古玩文物店聘为顾问,是中国文博学会最小的会员,曾多次被邀请参与大型考古探研开发活动。此人便是被考古界称为“中国考古第一大家”的郝笛。

  性痴者志凝,此话不假,郝笛的未来我们无法预测,但现在的他,在自己酷爱的世界里自由游弋,不论多难多苦,都是快乐幸福的。

  20011130,郝笛在天津某工地查看刚挖出来的“铁疙瘩”。“这是清朝咸丰年间,福建宝福局生产的铁钱,因为生产粗糙没有流通使用,就运到天津当炮砂用。”在场的考古专家不屑一顾:“那时都是铜钱,哪里来的铁钱?幼稚!”“应该还会有炮弹。”郝笛说。专家更是沉默不语,小孩子嘴上无毛,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不料,10分钟之后,居然真的挖出一个直径4厘米的铁炮弹……

  今年22岁的郝笛,已经是全球很多博物馆的权威专家、北京大学历史系最年轻的客座教授。

  走进郝笛的家,如同走进了一个小型博物馆。在这个家里,全是惹眼的古董,居然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当。郝笛说:“研究者要放下功利。一手拿着功,一手拿着利,什么也干不出来。”他沉默寡言只喜欢古董。

       1985326日,郝笛出生在天津市一户普通人家。父亲长年在外经商,母亲是天津一家医院的医生。童年的郝笛不喜欢说话,但智商奇高。父亲需要用计算器计算的多位数加减法,郝笛居然随口就能说出答案,丝毫不差。欣喜的父亲给他计划好了将来,去北京,读清华读北大。可惜,郝笛似乎对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带他去游乐场、公园,甚至小男孩最喜欢的玩具柜台,他都无动于衷。

  5岁那年,一天,父亲带郝笛去菜市场买菜。路过一个文物摊,郝笛开心地跑过去,摆弄起人家的古钱币。父亲吓唬他:“别弄别弄,弄坏了,小心把你赔给人家。”可是郝笛却好像没有听见,也不搭理父亲。没办法,父亲只好将他暂时托付给摆摊人。结果忘了这件事,等回家把菜做得差不多,爷爷才发现郝笛没回来,父亲惊出一身冷汗——孩子丟了。存着一丝侥幸,父亲找到那个文物摊,发现郝笛还趴在那里,正仔细地盯着那几个古钱币。摊主说,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有耐性的小孩。

  从那天起,郝笛开始热衷于文物,常常一个人溜到离家不远的文物市场,一待就是一个下午。文物市场的柜台恃別高,小郝笛根本看不到,店里的一位老者便帮郝笛准备了一个高凳,每次来的时候,郝笛就爬到那个凳子上,在柜台边趴着看。他常常被人东赶西赶,试想有谁喜欢只看不买的客人呢?更何况那时候的郝笛才5岁,谁相信这么大的孩子会收藏文物呢? 然而谁也不会想到,这孩子后来成了这文物市场最频繁的买家。其实5岁的时候,郝笛已经开始收集古钱币了,7岁时,他花7000元钱买了一把青铜剑。

  郝笛的父亲说:“当时我很不能理解他的各种稀奇古怪的行为,读书心不在焉,成绩中下等。愤怒的时候,我甚至都把他的书包扔出家门。”

  有一天,老师打来电话,说郝笛在体育课上晕倒了。“孩子的体质太差,需要补充营养。”父亲很奇怪,每天晚上郝笛都会像小饿狼一样吃得很多呀。晚上,父亲叫来郝笛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郝笛这才从自己的床底下拿出一小包东西,里面全是文物的碎片和大大小小的古钱币。他告诉父亲,为了买这些东西,自己已经3年已经没有吃早饭和午饭了,有时候饿了就去拣同学们吃剩下的馒头啃两口。父亲很吃惊,紧盯着儿子的脸,久久说不出话。一个人坚持3年每天只吃一顿饭,这需要多大的毅力呀.这时候,父亲发现自己真的不了解孩子。那天晚上,父亲告诉郝笛,今后买东西缺钱只管开口,家里给钱。

  英雄出少年。郝笛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和古董在一起。他最喜欢躲在自己的房间里跟自己心爱的古董对话,有时候一直到凌晨。一次,父母很晚回来,开门后发现家里漆黑一片,只有郝笛的房间里透出一丝微弱的光。警觉的父亲没开灯就直接冲进郝笛的房间,感觉四处都是黑乎乎的,只有房子中间有一丝像“鬼火”一样微微跳动的蓝光! “爸爸,我在这里呢。”原来郝笛坐在地上,正头也不抬地注视着那点“鬼火”。这时,母亲也进来了,刚要开灯就被郝笛制止了。父母以为出了什么大事,紧张地蹲下身子和郝笛一起观察那“鬼火”。离近了,才发现,原来地上放着一个只有大拇指那么大、直径不到一厘米的小油灯。原来郝笛正在体验500年前穷人家点油灯的生活。在他父母回来之前,他已经计算过了,这个小油灯如果装满可以点一个小时。“很神奇吧,原来以前的油灯还可以用来计时。”

  台湾故宫博物院的研究人员经常打电话向郝笛请教。郝笛说:“他们常常找我,有时候有什么不能鉴定了就会找我,很方便,从各个角度拍了照,电邮给我就可以了。”

  郝笛有“神眼”之称,他曾花5元钱买下一块太平天国“洪武通宝”币,是太平天国时期用来赏赐朝臣的,价值4万元,目前在国内是孤品。

  曾经有人不相信,找了一袋子古钱币,让郝笛挑出其中的假币。结果不到5分钟,郝笛就把钱币分了好几堆。他告诉对方,这堆是假的,剩下的几堆,我已经按照年代分好了。对方觉得不可思仪,更不信服,于是花了好长时间,拿着放大镜对着古书一个一个地验证,结果跟郝笛说的一模一样。他惊奇极了,连夜向郝笛讨教。郝笛告诉他:“其实很简单,真的古钱币有活的气息和神韵,而假的东西是死的。就像围棋里的黑白子一样,一眼就可以分辨出来。”

  一次,一对夫妻找到郝笛。他们有一包传家宝,因为下岗了,没钱供孩子读大学,想变卖。他们听别人说郝笛是“神眼”,估的价最准,想请郝笛看一眼,给个确定的价格。父亲看了看东西,又看了看衣衫褴褛的两夫妻,就跟郝笛商量,要不我们用10万元把东西买下来算了。

  郝笛没有回答,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将东西分成三堆。他指着单独的一件跟那对夫妻说:“这件古董现在价值35万,如果你们愿意等一等,价格应该还能上去。其他的两堆不值钱一些,不过每堆都价值5万。”那对夫妻顿时呆在那里。

  送走客人,父亲问:“刚才怎么不先买下来?出个10万,他们肯定很满意了,一转手可就是几十万的利润呀!”郝笛的回答,让父亲很欣慰一一“这种钱,我永远也不会挣。”

  生活越简单越好 。郝笛家里没有床。困了,他就在沙发上躺一会儿。记者偷偷问郝笛的父亲,怎么不买个床?郝笛父亲说:“这孩子,自从我们搬走了,就一直睡沙发,不喜欢换新的东西,他觉得浪费。”

  多年来,郝笛认为生活越简单越好,只有生活简单了才能省出更多的钱和精力,做复杂的考古工作。父亲曾经问过他,简单的标准是什么?郝笛回答:“就算把我放到森林里,什么也没有,我也能生活。”

  妈妈从菜市场回来说,西红柿现在真便宜,结果郝笛便爱上了西红柿汤。吃了几年,妈妈才发现原来他并不爱吃。有一天,妈妈从菜市场回来说,洋白菜便宜。晚上问郝笛最喜欢吃什么,他说是洋白菜。这时,父母才发现,敢情郝笛是什么便宜就吃什么。

  前几年,父亲发现郝笛的鞋子破了,脚趾都露了出来,就给他20块钱让他去买双鞋。没一会儿,郝笛回来了,真买了双旅游鞋,还穿在脚上。但是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儿,大小不一样,式样也不一样。原来,一出门郝笛就看到一个小贩在街边堆了一堆鞋吆喝着卖。郝笛就问小贩什么样的最便宜。小贩翻了半天,找出两只,告诉他,给三块吧。郝笛回答说自己就剩两块钱了。“这么便宜还还价,算了,卖给你。”最后双方以两块钱成交。左脚44,右脚43,这鞋一穿又是几年,而且还是郝笛唯一拿得出手的、非正式场合不穿的鞋子。这么多年,他都不愿意买新衣服,穿来穿去都是读书时的校服。

19岁时郝笛已经收藏陶器、青铜器、玉器、古钱币等各类文物达15万件,其中兵器2000余件,铜镜7000余面。5岁时的郝笛在爷爷的启蒙下开始收藏古币,16岁开始撰写关于考古文章。目前,郝笛一年里有大半年时间应邀到青海、宁夏、甘肃、陕西等地考察交流和鉴定文物。

  采访结束的时候,记者随意拿起他身边的一个小青铜片。郝笛说,那个大概价值5万。记者又瞄了一眼,盒子里大概十多片,那就是说这一堆小青铜片就价值几十万。很多行内的人说他现在身家过亿。

专家说:“能与郝笛对话的古钱币专家,全国不到10人。”很早,郝笛就已是全球数十家博物馆最资深和权威的客座专家了,从北京、台北故宫博物院到海外收藏界,从京津到西北再到江南,郝笛被当做大师一样尊崇和膜拜,一件文物只要郝笛看过了,没有人再怀疑它的真伪和价值。

半年前,他开始筹备写《中国古币大全》,计划用五年的时间写完;撰写过《发现鱼肠剑后的探索》、《棘币初探》等若干论文;获得过天津第六届民间收藏展金奖……这位自称是中国研究古代盔甲第一人的少年,是中国文博学会年龄最小的会员,应邀参加过大型考古挖掘工作。

郝笛七八岁的时候,父亲带他去北京故宫旅游。看着琳琅满目的收藏品,平时沉默寡言的郝笛指着展品竟滔滔不绝地对父亲讲:这个把朝代写错了,那个把工艺写错了。

忽然郝笛的父亲发现一个老人一直跟在他们后面,他想拉郝笛离开。老人却走过来了:“这是您的孩子吗?我跟他聊会儿,行吗?”父亲勉强答应了。老人和郝笛聊得特别投入。老人对父亲说:“你可要好好培养孩子啊!这孩子可不一般。他刚才说得都对。”

天津一家报纸刊载了一条消息,天后宫出土了一些清乾隆年间的瓷器碎片。有人便招呼郝笛来鉴定。郝笛很快将瓷器碎片分成3堆说:“昨天的报纸登错了!这堆是康熙年间的、这堆是雍正年间的、这堆才是乾隆年间的……”郝笛看到旁边还有个石碑,他反复查看石碑上难以辨认的文字说:“这里有明代的房基,说明明代建过关帝殿,石碑是奠基石。有乾隆年间的瓷器,说明乾隆年间重修过。乾隆时的文字禁忌很严重,而石碑上的右上角肯定有‘大明年间’的字样,‘明’是清朝最忌讳的字,凡带‘明’字的都要毁掉,当时民工们翻修时发现了石碑,就把‘明’字凿掉,这可以从石碑右上角的那些撞击点看出来。石碑有许多摩擦的痕迹,而且还有风化的痕迹,肯定在露天摆放过。三件瓷器分别是碗、酒杯和香碗,而且不是官窑的,都是民间比较高档的。民工肯定迷信,发现毁了关帝的东西,认为得罪了神灵。于是回家精心找了几样瓷器,简单地设了临时祭坛祭祀后,便草草地掩埋了……”

也有人对郝笛提出质疑: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怎么可能这么神?山东省文博协会的有关专家特地找到郝笛要和他聊一聊,一小时后就表示自己甘拜下风。

“白金三品”是汉武帝时期发行的钱币,20世纪90年代初就出土了。郝笛早在几年前看了出土文物的图片就说:终于找到“白金三品”了。而当时人们还围绕它到底是何物反复考证。郝笛说,这是专一研究的失误,研究“白金三品”的人都是研究古钱币的,他们不认为龙的形状是那样的。直到2001年,专家们才破译出它就是几代人找了几百年的“白金三品”。被证实是“白金三品”后,原来只要一二百元的钱币暴涨到1500多元了。

郝笛一岁多认字600多个,大多是繁体字,那是爷爷的功劳。爷爷经常讲历史故事给郝笛听,《水浒》、《三国演义》、《红楼梦》等,都是一些小说。但郝笛的学习成绩一般,甚至包括历史在内。郝笛家里的书很少。他的考古知识都来自图书馆和书摊。他几乎看遍了所有书摊上能找到的专业书。

他的实践就是到处淘文物。郝笛八岁那年过春节,得了700元压岁钱。父亲让他把这笔钱交给家长保管,但郝笛拿不出来。父亲一气之下把他狠狠打了一顿,郝笛就从他的床下拖出一个鼓鼓的书兜,里面都是他淘来的碎瓷片、瓦片和一些古钱。对自己的爱好,郝笛有时也担心:我走的是没有人走过的路,一点儿参照没有,有时有茫然的感觉。“很多老前辈主张我专一项。一辈子专一项,才能出成果。我认为研究越是专一项越是容易钻进死胡同里出不来,很难触类旁通。收藏界和文物界都有这种情况。我七八岁研究古钱币的时候,就有老前辈告诫我研究古钱币就不要研究别的,后来我研究瓷器,研究甲骨文时也是这样。总之,他们反对我那样多方面的研究。”

记者跑去采访,郝笛说,我不认识你。记者说,聊过就认识了。郝笛回答,我们没有共同语言,不要浪费时间了,我就是我,如此而已。

郝笛的家在天津和平区一个普通的小区内。走进他家门,如同走进了一个小型博物馆,地上一堆堆古钱币、古董,从门厅一直蜿蜒到郝笛的卧室兼书房。据说这里仅仅是他十几年来收藏的众多古董的一部分,然而这里的古币就超过20万枚。奇怪的是这个家,除了那些惹眼的古董,竟然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当。

台湾故宫博物院的研究人员打电话过来请教,一口一个郝老师。“在这一行,大家都知道郝笛,你只要拿出东西被郝笛鉴定过的证据,它就有人会上门来收,很多文物收藏鉴定界的同行都说,郝笛是目前中国考古第一大家。”

人就是这样的,说不清,他没有很好的学习成绩,但是他有自己的特长,让人无语的特长,让人刮目相看的特长。郝笛证明了中国教育唯一出路就是升学的大错特错,因此家长们值得思考的东西太多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态度,人生不能强求。     

自我教育的典型范例 - zw - 秋上庭廊月徊林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