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上庭廊月徊林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

 
 
 

日志

 
 

入画  

2014-09-23 10:10:11|  分类: 夜风清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办公室里新来了一位优雅的女老师叫瑞秋,长发大眼睛,很是精神,而性格更是活泼可爱,大家都很喜欢她。

一天下班后,我与过去的朋友们相聚,杯觥交错中,我谈起了这位新来的瑞秋,大家都惊羡不已。而坐中恰有一个日本军人,是一个小队长,络腮很重、人丹胡,坐在那里沉默不语。我以前不曾见过他,也不知道是谁带过来的,只见他站起身来,重重地说:“我一定要去找她,一定!”我暗自谴责自己的冒失,这不是把自己的同事交代出去了吗?

第二天下班,我从楼外看见,“人丹胡”笔直地站在门前,一副不见到人不罢休的样子。我突然想到卡尔霍恩关于高密度环境研究中小白鼠的异常行为:通常情况下,雄鼠追逐雌鼠到洞口都不会进去的,而是在外面等待,而行为异常时则会不顾一切地跟进。而眼下的这位日本人不正是雄鼠的等待吗?

我急急走进办公室,告诉瑞秋,她脸色突变,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急急忙忙夺门而出,我也紧跟其后。我们趁日本小队长不注意时,侧身溜出大门,沿着寂静的街道快步疾走。回头望去,那个小队长竟不知什么时候跟上来了,他挎着一把日本战刀,戴着战斗帽,黑皮靴白手套,整个一个日本鬼子!

我和瑞秋沿着胡同快走,但竟然找不到出口,眼见后面的追兵越来越近,迎面一堵墙却重重挡住了去路。

奇怪的是,这面墙上画了一幅画,寂静的上海民国街道,一辆电车正缓缓驶过,两旁是寥寥的行人,有西服革履的绅士,还有白上衣黑裙的女学生。

这时,只见瑞秋飞身上壁,竟然入画去了。她纵身上了那辆行使中的电车,还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在惊愕中猛然发现,那个猪头小队长就站在我的身边,也目瞪口呆地望着那幅画。

画中的瑞秋在车中,但透过开着的车窗依然还能看见她,我大声说:“往前走,叫人看不见你才行!”瑞秋迅速地往前走了几步,消失在电车之中。

气急败坏的日本人大声叫嚷了一气,竟然把那幅画从墙上摘了下来,他得意地说:“我就把它挂在我办公桌后面的墙上,看瑞秋什么时候走出来?”

于是,这幅画就挂在了这个日本小队长太阳旗旁边的墙上,尽管画中看不见瑞秋,但我知道她并未脱险,她只是藏在了电车里面。那是一个卡尔霍恩心理实验室的小白鼠洞,而雄鼠还等候在洞外。

梦醒时分是凌晨三点,我没有想出拯救瑞秋的办法。至今,她还被囚禁在那幅画中,那幅画则挂在“人丹胡”的办公室里,而那个办公室呢,永远在我已经完结的梦中。

入画 - zw - 秋上庭廊月徊林入画 - zw - 秋上庭廊月徊林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