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上庭廊月徊林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

 
 
 

日志

 
 

转摘:一蠢再蠢的决定  

2015-12-14 11:25:31|  分类: 评论视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济南后悔了!”济南文史专家雍坚这样评价重建济南老火车站的决策。

今年81日,济南市旧城开发投资集团对外公布,将投资15亿元修建济南火车站北广场,其中包括复建21年前拆除的老火车站以及行包房。

1992年,济南铁路局为了扩大站场,不顾专家和学者的反对,将德国人于1904年修建的济南火车站拆除。目前,复建规划尚未完成,济南官方称复建后的济南老火车站将“原汁原味”展现在市民面前。

济南老火车站重建的信息勾起了一代济南人的记忆,也引起了一些建筑界专家非议。“一蠢,再蠢。”山东省建筑大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授对早报记者直言,“原址已经破坏,建筑材料与工艺也发生了变化,图纸现在尚且没有找到,建筑风格并不是哥特式建筑,而是日耳曼风格,怎么可能恢复得原汁原味?”

站在火车站南广场向四周望去,几乎找不到济南老火车站的踪迹,火车站南面的大楼阻碍了视线。与其他城市一样,火车站广场两边,一群老人手拿着牌子招呼着来往行人,“临时休息,宾馆内有空调。”

济南老火车站的真容,现在只能从画册或者老照片上看到。

在济南市考古研究所,所长李铭从电脑里调出了当年济南老火车站建设中的照片——铁轨上,一辆轨道车上坐着一位洋人,他戴着礼帽、身穿西装,脚踏一双皮鞋,身后四名中国工人留着清朝的发辫。有资料显示,轨道车上的洋人正是济南老火车站的设计师——德国建筑师赫尔曼·弗舍尔。当时的火车站还没有装修完毕,站前一位出苦力的人,光着膀子推着独轮车,皮肤黝黑,放着光。

济南铁路局史志里,并没有关于赫尔曼·弗舍尔的记载。这本截止到1985年的史志是这样介绍济南火车站的:位于济南市经一路北侧,是津浦铁路与胶济铁路的交会点,车站东西走向,坐北朝南。1985年拥有站舍8528平方米,拥有候车大楼,钟表楼、售票处、行李房等。

接触过赫尔曼·弗舍尔家族后人的济南市政协文史委员会特约委员雍坚告诉早报记者,“赫尔曼·弗舍尔来到济南的时间是1908年,时年24岁,一个从德国希尔德堡豪森大学毕业的建筑师。”是年,满清政府与英德两国签署了借款合同开始修建津浦铁路,借款500万英镑。济南老火车站曾是亚洲最大的火车站,并曾被战后联邦德国出版的 《远东旅行》 列为远东第一站。济南老火车站的历史意义远远超过建筑本身,它是一段可以触摸的立体历史。

“在1990年代,追求现代化建设、排斥资本主义是一种重要的思潮,当时执政者有一种强烈的‘民族自尊’。”一位不愿具名的当年济南火车站扩建专家组成员告诉早报记者,当时,济南的市长称:“老火车站是殖民主义的象征,看到它就会回想起中国人民那段受欺压的岁月。那钟楼的绿顶子(穹隆顶)像是希特勒军队的钢盔,有什么好看的?” 这位官员立场鲜明的观点对这座建筑最终被拆除起了重要的作用。

在这种背景下,1991年底,原铁道部批准了济南新客站的立项。济南老火车站于19927月被拆除。同年,在原址上开始建造现在的毫无特色的济南火车站。当年,不少专家和学者都反对拆除老火车站,曾向山东省政府和济南铁路局建议保留济南老火车站,但最终没能改变拆除的决策。

摄影师荆强当年拍下了济南老火车站被拆除时的瞬间。“我们这一代人,都是过来者,所以感触太深。历史扭曲了人的灵魂,总有一天会后悔。”荆强说,他当年看着工人举起锤子砸向老火车站墙壁时,含着泪按下了快门。

老火车站修建得非常坚固,所以用了1个月左右的时间才拆完。姚广宏如此描述当时拆除的场景:“当时老火车站的建筑本身保护得很好,钟楼修建得非常精细而且坚固,可能很多人不知道,钟楼内部很多地方不是用的钢筋,而是钢轨,加上石材质量也很好,所以拆起来特别费劲。”

19956814时,国家投资3.9亿元的济南新客站改扩建工程竣工并开始通车。2012年,济南市人大代表、天桥区城乡建设委主任刘敬涛等11人提交《关于加快火车站北广场建设及原钟楼复建的议案》,呼吁尽快启动济南老火车站重建。

201582,事隔23年后,济南老火车站要重建的新闻再次见诸报端。济南市旧城开发投资集团对外公布,将投资15亿元修建济南火车站北广场,其中包括复建21年前拆除的老火车站的钟楼、站房和行包房。

尽管有不少济南市民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盼望着再次见到老火车站,但是一些当年曾极力反对拆除济南老火车站的专家,这一次又站在了反对复建的立场上。“原址已经破坏,建筑材料与工艺也发生了变化,图纸现在尚且没有找到,怎么可能复建一个原汁原味的老火车站呢?”

李铭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即使是有图纸,老火车站也不可能复建成过去的样子,因为建筑者对待建筑本身的态度已经改变了。古代建筑者用最简单的工艺做出来一个复杂的建筑,而现代人是用复杂的工艺做出来一个简单的建筑,灵魂是不一样的。”李铭认为,做出“原汁原味”的建筑已经不可能。

有几个小故事是讲拆除济南老站的:

其一:老站设计者、德国著名建筑师赫尔曼·菲舍尔的儿子曾经每年带领专家来济南对其免费检修维护,在1992年底来济南看父亲的作品时,惊讶地发现济南老站消失了,变成一堆废墟了。他伤心而且愤怒地离开了济南,并说从此不会再来济南了。

其二:据说济南火车站可以用几百年都没问题,19927185,运行八十余载的车站老钟,永远地停止了转动。接下来是艰难的拆除工程,耗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得来的确是无法弥补的的巨大损失,曾经阅尽济南开埠百年的济南老火车站,消失在迷雾之中。由于这座建筑实在坚固,本计划一个月拆完的火车站竟然拆了半年之久。

其三:在老火车站拆除之前,无法计数的市民,涌到济南老站。很多家庭几乎是全家出动,大家扶老携幼,纷纷与老站合影留念,与这座陪伴了他们近百年的建筑作最后的惜别,情景令人动容。

其四:济南老火车站拆后不久,电影《大浪淘沙》中的男主角于洋出差到济南,火车开进济南站,同行的人请他下车,他向车窗外看了看说:“慌什么,还没到济南呢,济南火车站很漂亮,有一个德国人设计的钟楼。”他主演的那部片子很多故事发生在济南,外景自然也少不了济南老站。当同行的人告诉他这就是济南站,老车站已拆掉时,他惊讶不已,张大了嘴巴,坐在座位上半天没说出话来。

转摘:一蠢再蠢的决定 - 赵炜 - 秋上庭廊月徊林
德国建筑师赫尔曼·费舍尔的故居

转摘:一蠢再蠢的决定 - 赵炜 - 秋上庭廊月徊林转摘:一蠢再蠢的决定 - 赵炜 - 秋上庭廊月徊林转摘:一蠢再蠢的决定 - 赵炜 - 秋上庭廊月徊林
转摘:一蠢再蠢的决定 - 赵炜 - 秋上庭廊月徊林转摘:一蠢再蠢的决定 - 赵炜 - 秋上庭廊月徊林
转摘:一蠢再蠢的决定 - 赵炜 - 秋上庭廊月徊林
济南日耳曼风格的老火车站
俄国作家果戈里说:“当传说与诗歌缄默时,建筑还在说话。”
这就是历史的真实与文化的品味

转摘:一蠢再蠢的决定 - 赵炜 - 秋上庭廊月徊林
1992年拆除老站现场
从此这个著名建筑从记忆中抹去

转摘:一蠢再蠢的决定 - 赵炜 - 秋上庭廊月徊林
在原址花费数亿元建筑的充满商业气息的新站
官方与官员都没文化,百姓怎么能素质高?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