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上庭廊月徊林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

 
 
 

日志

 
 

聊天  

2015-06-25 12:12:24|  分类: 夜风清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613,《俄国思想家》的作者,英国人以赛亚·伯林来到圣彼得堡和苏联女诗人阿赫玛托娃彻夜长聊。次日,阿赫玛托娃在诗中写到:“那一夜,没人敲我的门,只有镜子梦想着镜子,寂静守护着寂静,呵。”

那一夜的谈话,使阿赫玛托娃感到安静与安宁,这不仅是由于伯林带来了英国首相对她定居英国的邀请,还有以赛亚·伯林那深邃的思想和优雅风趣的谈吐。

语言是人类特有的第二信号系统,于是聊天便成为了一种享受,许多人在咖啡屋酒吧聊天、在网上聊天、在散步中聊天,这是人类特有的交流方式。

1990年冬天,在一个大雪后的夜晚,我找到了已经失去联系七年的启蒙朋友,话剧团的演员刘波。当我找到她家时,已经是万家灯火了。

她的家在山南话剧团排练厅对面的一片小白房中,沿着小路从西到东走到第三幢房子,就会看见一个白色的栅栏,整洁而空旷的小院,低矮的房子简单而寥寂。我从栅栏上方望去,可以看见屋内静谧的灯光,这是一个安静的夜晚。

刘波打开门,惊愕之后便是由衷地惊喜,我们笑着一起走进屋。房间很简单也很小,一张不大的桌子靠墙而立,我们便坐在桌旁聊天,桌上有一架黑白的小电视机,再就是我们的茶杯。

今天看伯林和阿赫玛托娃的聊天,回想当年我们的话题也是一致,我那时读书很少,只能谈自己的直觉见解,而不是现在的引经据典和本质分析。我们谈诗歌、谈音乐和艺术形式对人的影响,也谈宗教、谈心灵与灵魂的区别。水喝了再续上,时间却在悄悄地飞逝。夜半,我向她告辞,她送我走出白色的栅栏,在明亮的雪后月色中目送我远去。

第二天晚上,我抑制不住昨天聊天未尽的愿望,又一次在饭后来到那仅在昨天才熟悉的小道。积雪还没有化去,晚风也不清冽,昏暗路灯下的道路并不泥泞。我满怀着准备好的新见解和话题,憧憬着大聊一场的痛快淋漓,快意地走向白色的“圣彼得堡”。

但是,在白色的栅栏外,透过那扇小小窗户的灯光,我却分明看见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欢声笑语的聊天伴随着愉快地争执,这场面不亚于昨天我们的氛围。我讪讪地徘徊一阵,想着一会儿再来吧,就先去别的地方走了一走,当我耐着性子又兜圈回来的时候,屋内的聊天依旧。我不甘心地又兜了一圈,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间八点多钟了,我心想这回肯定是如愿以偿了,但当我再次眺望窗子的时候,依然是兴致勃勃的谈话声和愉快的笑声。

我想,这实在是太正常了,刘波虽然是一位演员,但却不仅是漂亮,当年她已经47岁了,所以喜欢跟她聊天的绝不是悦容而去,而是她阅读的广泛,对艺术的独特看法,对小说人物的分析,说话的有趣所带来的精神愉悦。

回想当年刘波还不到三十岁时,在她的宿舍里就像是太太客厅的沙龙,来的人物是清一色的当年文革落魄大学生,她则给这些才华横溢的大学生们起外号,上海复旦风度翩翩那个叫爵男、而虽会拉手风琴但却很吝啬那位叫葛朗台、而湖南大学那位男生则管她叫“留秋波”,意为眼睛太能传神。那些大学生们在她那里用煤油炉子爆炒鸡块,很香很香,满走廊都是令人垂涎的香气。而屋子里更是热闹,赋诗、弹吉他、手风琴和欢笑声交织,她作为女主人像林徽因一样,成为满屋子男士的中心,而我当年才19岁,什么都不会,只能傻傻地坐在那里欣赏这些景象。

回到雪后的夜晚,看一下腕上的手表已经指向八点半钟了,屋内聊天依旧,我仰看雪后晴朗的夜空和明亮灯光下积雪的屋脊,便转身向来时的方向走去,从此再没有去过。

时至今日又过去25年了,当年的小路和小房子早已消失,那个地方面目全非、再也激不起任何往事涟漪。既然没有了历史痕迹,也就没有了回忆,我们就像失忆者,只要记住今天就可以了。

聊天 - 赵炜 - 秋上庭廊月徊林
鞍钢第13宿舍,右侧厢楼二楼第二个窗子就是刘波当年的房间,
只是当年窗外都是枝繁叶茂的大树。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