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上庭廊月徊林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

 
 
 

日志

 
 

黄昏慈祥观  

2015-06-29 11:29:11|  分类: 夜风清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日读书班结束后,我和学生橙螺去慈祥观游玩。傍晚的天色很沉静,青色的天际像海边一样缓和而宽泛,四周没有风,也看不到游客,我们的车沿着荒僻的小路一直开到离慈祥观不远处才停泊。

下了车,我们漫步向前走去。举目四望,只见群山环绕、青葱翠绿,四周静止的就像一幅石版画。不见游客、也听不见喧嚣,山野古观浸染在黄昏的沉沉暮霭中。忽然,我听见一声清脆的木柴落地声,接着是一声轻微的咳嗽,我愕然环顾四周,四野荒芜无人,而前面的道观还相距甚远,这声音从何而来呢?

蓦然恍然大悟,原来慈祥观初建之始便选择了这块山谷之地,我想可能是遵循老子的大德若谷之说吧,但见群山逶迤环抱其道观,翠谷葱葱古观悠悠,只有一条小路幽幽地通向门前。而那声音便来自慈祥观中,只是这个地方寂静的出奇,连我们的呼吸声和脚步声都清晰可闻,真是使人心如止水、感官闭合以侘寂之间。

我们小心地走进观内,只见院内干净整洁,青瓦青石青墙、道家之气蔚然。院内几畦菜地倒显得十分亲切,有“虽有荣观,燕处超然”之感。我们徜徉着,却见正屋走出一位老者,白须青袍面容清癯,我好奇问之高寿几何?却被答道:“道不言寿”,后来才得知老道长已经接近九十矣。

道长并不接话,也不厌倦我们,只是做自己的事,真是:“至人之用心若镜,不将不迎,应而不藏”。我随口自语《道德经》:“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然道长也并未抬头,眼见攀谈无望,我只好泱泱而退下。

我们在院内徘徊,我欣赏着千山难得的旧时建筑残部。我知道,除了慈祥观,还有大安寺是没有经过修饰的复朴之处,其余皆赝品远远多于真迹了。记得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周日休息时与刘波和戴安丽同来千山游玩,那时只见到处残垣断壁,佛像也被红卫兵破四旧了,但却感到古风猎猎、一石一瓦都是旧时之物,令人敬畏之心陡然而生。在龙泉寺,我曾赋诗一首:“风剪秋叶青瓦残,禅房萧萧莲花闲,钟磬夜夜闻不得,金身何时归伽蓝?”刘波和小戴两个人用笔把我的诗抄写在油漆剥落的柱子上。四十三年的时间须臾就过去了,而我还是第一次来到慈祥观。我想,当年的慈祥观也该是如此吧,总还是找到了当年的一丝感觉。

天色渐晚,我们驱车离开了慈祥观。我想,夜晚的慈祥观该是怎样的景致呢?一定是皓月当空、四谷沉寂无声,只见苍穹之下,青瓦古观巍然而立,在黑暗之中,一盏昏黄的灯光照耀着道心,那真是“冲漠无朕,而万象森严已具”。

黄昏慈祥观 - 赵炜 - 秋上庭廊月徊林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