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上庭廊月徊林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

 
 
 

日志

 
 

张乔:萧太后,铁血爱情与辽国的兴盛  

2015-06-04 09:41:25|  分类: 秋窗品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元953年,辽国开国皇帝的妻子述律平,寂然去世了。但她的娘家传来了又一个女婴的啼哭,这个小名为燕燕的萧绰,把她开创的太后干政之路,走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一死一生,两个重量级的女人,在历史上擦肩而过。

“萧”,是辽国一个显赫的姓氏。自从耶律阿保机娶了萧家的小女儿述律平之后,皇后必须出自萧家,成了辽国政坛的“潜规则”。到萧绰出生时,辽国已传了4位帝王,其父萧思温是“燕国公主”的驸马,立过军功,野心勃勃。

这注定了萧绰无法过平平淡淡、游牧草原的生活。有一天,草原上漫天风沙,萧思温故意叫三个女儿去打扫庭院。萧绰最小,可偏偏只有她,把庭院的每个角落扫得一尘不染。萧思温暗暗点头:“此女必能为萧家立下大业”。这简直是东汉典故“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的辽国版。

在萧思温的安排下,萧绰嫁给了皇侄耶律贤。公元969年,这对翁婿陪着皇帝出游打猎,皇帝醉倒帐下,他们一个眼色,两名御厨来“进膳”,拔出尖刀扎向皇帝心脏……

随即,耶律贤登基,称辽景宗,16岁的萧绰册立为后。萧思温十分高兴,给女儿女婿安排“蜜月出猎”。但他做梦也想不到,政敌的反扑如此之快,就在这一次暗杀了他。一夜之间,萧绰明白了权力的代价。她把失去亲人的悲痛和对宫廷生活的恐惧深埋心底,使尽浑身解数,获得皇帝专宠。两年后,她生下长子隆绪,皇后地位终于稳固了。

命运再一次垂青了萧绰。辽景宗是个励精图治的皇帝,奈何身体太差,繁忙的政务加重了从小就有的心疾。到后来,连上朝听政也支持不住了。在这种情况下,他想到聪慧过人的妻子。

萧绰以皇后的身份主持朝政,她井井有条,又不忘时时向景宗汇报。几年后,辽国经济形势好转,军力日渐强大。朝野上下,对年轻的皇后刮目相看。病榻上的辽景宗,觉得十分欣慰。他把一个皇帝所能给予的最高嘉许给了妻子。他召来史官,“从今以后,凡记录皇后说的话,也可以称‘朕’。”

主政12年,天真烂漫的少女也成了成熟的政治家。当辽景宗病逝时,萧绰手握一纸“皇后长子隆绪继位”的遗诏,心如明镜——辽国皇位交替一直处于无序状态,遗诏保护不了孤儿寡母。她牵着11岁的儿子,召来大臣耶律斜珍、韩德让,含泪问道:“我该怎么办呢?”帝王流泪,能叫臣子肝脑涂地。更何况,还是一个29岁、楚楚动人的太后。两位股肱之臣只觉一股热血涌上,当场盟誓:“只要你信任我们,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这是公元982年,辽国顺利进入萧太后时代。萧绰开始了对辽国的大规模改革。释放奴隶、奖励农耕,厉行廉洁、治理冤狱、推行《唐律》……监狱渐渐清空,农田里的耕牛和牧场上的马匹多了,旧贵族的钱包也鼓了。

此时,她身边一个男人的身影日益清晰。韩德让是一个汉人,更确切地说,是皇家的奴隶。只不过,积祖父和父亲两代的功勋,韩家已能出将入相。有一年,他的父亲要去镇守幽州,带着他向辽景宗辞行,自然也就见到了代行权力的皇后萧绰。这是韩德让和萧绰第一次见面。他大她11岁,恪守君臣之礼。

两人的爱情如何开始,史无记载。也许,是公元979年的捷报,让萧绰心中一动。当时,宋太宗赵光义统一了中原和南方,决意北伐。韩德让代父镇守幽州,以分兵合围之术,赢得高粱河之战。赵光义坐上驴车,仓皇遁逃。及至后来,韩德让之父不慎犯下死罪时,已能看到萧绰亲自出面求情的身影。

辽景宗死后,太后和韩大人的绯闻,甚嚣尘上。一个宫廷侍卫喝醉了酒,大谈特谈“太后绯闻”,但萧绰只“杖责”了事。她敢爱,就敢认,索性任命韩德让为宫廷侍卫总管、南院枢密使,总理朝政,公开承认两人的关系。

能让萧绰如此倾心的男人,绝非等闲之辈。985年,韩德让统一辽国的度量衡;988年,韩德让敦促萧绰开科举、兴儒学;990年,韩德让整顿农耕。在他的影响下,北方草原上不再只闻射骑声,也有了“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的琅琅书声。终韩德让一生,从未让萧绰失望。爱情迸发出一个民族融合的盛世,这是萧、韩始料不及的。

这段感情发展到最后,萧绰顶住了辽国贵族的压力,赐韩德让国姓,改名耶律隆运,户籍由奴隶一跃成为皇族。她的儿子辽圣宗,对韩德让持父子之礼。韩德让病重时,圣宗亲临韩府,端茶送水,喂药问安。

在近年出土的一批辽国金银器上,人们发现了一些铭文,那是萧绰死后,大臣们对她在天之灵的祝福。和她名字连在一起的,则是臣民对病重的韩德让的祝祷。

萧太后割下了杨业的脑袋,这是真的;但是,并没有“杨家将”,所谓的佘太君、杨家七子、杨门女将,都是民间的虚构。

公元979年,为北汉效命的杨业,投降了宋朝。赵光义知人善用,继续让杨业参与北方边境的军事机密。朝廷里不乏担心杨业再度变节的人,赵光义自然收到一堆告密信。但是,他把这些信都给了杨业。对杨业的信任,可见一斑。因此,当赵光义率30万大军北伐,准备一雪被韩德让打得“驴车逃跑”的前耻时,杨业是西路军副帅。不幸的是,辽军箭伤杨业,活捉而去。3天后,杨业绝食而亡。萧绰器重他是个英雄,但仍然割下了他的脑袋,传遍辽营,鼓舞士气。这一次,赵光义还是没能收复北方要塞幽云十六州。

辽宋之间,必有一战。这就是“澶渊之盟”。公元1004年,萧绰、韩德让和辽圣宗,举家亲征,一直逼近北宋都城开封。继位的宋真宗赵恒没有父亲赵光义的半分勇猛,惊恐之中打算迁都逃跑。“不行!”满堂重臣,只有寇准,坚决要求宋真宗亲征。战战兢兢的宋真宗几乎是被寇准“押”到澶州的。寇准是对的,皇帝亲征,对前线将士的激励作用无法想象。顷刻之间,宋军士气大振,射死了萧绰的兄弟、辽国大将萧挞凛。

督战的萧绰,看着残阳如血、尸横遍野,心里终于有些凉意了。与此同时,辽国后院起火,部落叛乱。萧绰无心恋战,答应和谈。

辽宋关系中最引人注目的“澶渊之盟”,就此签订。幽云十六州维持现状,北宋每年给辽国“岁币”,银10万两,绢20万匹。“澶渊之盟”是萧太后一生的巅峰。这是一次外交上的胜利,此后120年间,辽宋再未发生过大的战事。这也是一次军事上的胜利,宋真宗一步退让,导致了幽云十六州“合法”地归属辽国。从此,收复幽云十六州成了北宋遥不可及的梦想。

而萧绰的脸上,此刻也没有多少胜利的容光,连年征战,收入锐减,部落内乱。“澶渊之盟”过了5年,萧绰就长眠黄土。一年零三个月后,韩德让也追随她而去。她手握江山和爱情,却最终没有想通:以战止战,错在哪里?

张乔:萧太后,铁血爱情与辽国的兴盛 - zw - 秋上庭廊月徊林张乔:萧太后,铁血爱情与辽国的兴盛 - zw - 秋上庭廊月徊林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