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上庭廊月徊林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

 
 
 

日志

 
 

我所认识的王宗合  

2015-08-18 11:11:43|  分类: 夜风清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所认识的王宗合 - 赵炜 - 秋上庭廊月徊林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正在鞍钢第三炼钢厂,我们宣传队的队长就是王宗合。他从沈阳音乐学院中途退学,直接参军到了部队演出队,转业后就来到三炼钢热工室,那里虽然很艰苦,但是挣钱多,好在他常年组织三炼钢宣传队,也不会很受累,往往干个两三个月就又抽调上去创作了。

偶尔我会在漆黑的平炉下,看见他坐在铁轨上吸烟。他的烟瘾很大,在炉火暗红的黑暗里,他一脸的油污,向我笑一笑,再猛吸一口他的纸烟。

他的妻子是国家著名的歌唱演员,也是他沈阳音乐学院的同学,但后来听说已经分手了,他们有一个女儿,今年也应该四十多岁了吧。

王宗合很有才华,从舞蹈到器乐都是他编导。他平时走路很快,瘦瘦的高高的个子,两只手插在裤兜里,低着头不看人、匆匆地走。他平时不喜欢戴帽子,但头发吹的很有型,是职业演员的那种做派,但在说话的时候却总是笑眯眯的,我很是崇拜他。

我们进厂后宣传队招考,我去报名乐队,我用二胡演奏“北京有个金太阳”,那是一首用快弓技巧的乐曲,我记得我刚奏完第一段,他就叫停了,我以为我拉的不好吧?他却笑眯眯地对旁边的评委说:“美味不可多餐啊”。随后不久,我就接到了参加排练与演出的通知,那是一连半个多月的春节拥军演出活动,我们去了鞍山的空军机场、辽阳202医院、以及沈阳北大营等很多地方。

在我们众多的节目中,有一个节目是哑剧动作忆苦思甜,需要二胡独奏《江河水》的一个片段。王宗合平时是拉低音大提琴控制乐队节奏的,但这时别人拉不出那个效果,所以每到这个关键的时候,我们的乐队就全体静止,他从老刘师傅手中接过那把铁梨木的沉甸甸的二胡,他并不坐着,而是一只脚踩在凳子上,然后沉缓而凄凉地拉出那个乐曲。这时,只见他完全沉浸于自失状态,头上的青筋爆起、牙齿紧咬,连左手指揉弦的动作都是残酷的,而右手的运弓缓慢而有力,把弓弦紧紧地压低在琴桶上。每到这时,全场寂静,我们也都围在他身边全神贯注地屏住呼吸看着他的演奏,这个场面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中。

最后一次看见他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那时我早已离开钢厂当老师多年了。记得那天是晚秋的垂暮时分,就在今天电业局大楼前的甬路上,一阵阵地秋风卷着落叶掠过地面,我迎面看见他,还是那个走路的姿势,两只手插在裤兜里匆匆地前行,只不过鬓发花白,下颚还留着同样花白的一缕长胡须,但风貌依然。他说,他就自己住在临街的二楼房子里,我估计这时他是自己去小店寻觅晚饭吧?他还是那样笑眯眯地对我说着话,然后点点头独自向前走远。我回头望去,他步履匆匆地融入到傍晚的暮色中,从此再未相见。

我所认识的王宗合 - 赵炜 - 秋上庭廊月徊林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