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上庭廊月徊林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

 
 
 

日志

 
 

读《陀思妥耶夫斯基》  

2015-08-26 10:49:24|  分类: 青灯书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陀思妥耶夫斯基》 - 赵炜 - 秋上庭廊月徊林读《陀思妥耶夫斯基》 - 赵炜 - 秋上庭廊月徊林

        看苏珊·李·安德森所写的《陀思妥耶夫斯基》,薄薄的一本小册子,却概括而全面地介绍了19世纪俄国伟大的思想家陀思妥耶夫斯基,他的哲学思想、他坎坷而贫穷的一生、以及主要作品剖析。

陀思妥耶夫斯基只活了不足六十岁,他常年身体有病,具有病理性赌博的人格障碍,常常输得一贫如洗,还经常犯癫痫病。但也正是这些缺陷和苦难给予他伟大的思想和对于人类痛苦深刻的思考,以至于在身后为这个世界留下了不朽的文明遗产。在这个意义上,陀思妥耶夫斯基是永生的。

陀思妥耶夫斯基和20世纪阿尔及利亚的哲学家伽缪都是在小说中写哲学的天才作家,当然挪威的乔斯坦·贾德《苏菲的世界》也是一部优秀的哲学著作。

陀思妥耶夫斯基经常是灵感一来,就立刻没日没夜地投入到写作中去,他辞去了任何兼职,只是为了专心写作。他笔下的人物“在漆黑无眠的夜晚,撞击着我们的心扉,不时潜入我们的身边,隐秘地与我们进行一次又一次不安分地对话。”别林斯基第一次看到他的作品时,眼放光芒对他语无伦次急切地说:“但是,你,你自己,明白?”因为他看到了一个天才。

我们都不是作家,但是写作却是人类语言和思想的文字表达,因而是重要的思想活动方式。李镇西所说的:“读书、思考、写作”是很有道理的,这是一个递进层次,读书从批注开始,而写作则是思考结果的表达。陀思妥耶夫斯基嗜书如命,他由于组织阅读小组而被捕,从狱中释放后,一到流放地就立刻让家人给他邮来大批的书籍,包括康德、黑格尔等人的哲学著作。

他哲学思考的两个命题是:人的困境和人应该如何生活,他认为人的重要属性是自由,人的困境就是自由受限所引起的焦虑。但我认为,自由的程度和人的幸福感基线是不同的,有的人只需要生存的自由,有的人却需要生活的自由。

十七世纪英国哲学家约翰·洛克的“白板论”认为,人是由他们所在的环境创造的,因而人生是消极与被动的。十八世纪德国哲学家伊曼努尔·康德转变了这种认识,他认为思维可以通过直觉形式和知性范畴积极地构造它的经验。可见,这是一场哲学意义的革命。十九世纪丹麦哲学家索伦·祁克果则进一步阐明,人有自由选择以及证明自己生命合理的权利。到了十九世纪末,德国的著名哲学家弗里德里希·尼采的强力意志说更加明确地指出:有两种人,一种人使用自己的能力创造价值去竞争,而另一种人由于害怕与嫉妒联合起来去推翻强者。陀思妥耶夫斯基则认为,人是社会生物,他人意识影响着自我意识,人至关重要的是对自尊的要求,而自尊是由他人意识所决定的。

他认为,人类是反复无常的动物,经常被自我痛苦所折磨。我们决定着我们所经历的世界,因而我们的以前都是我们自身的一部分,那是我们自由选择的结果因而不能否定。人最珍贵的东西就是自己的人格和个性,而不是被定义的,人的自由意志决定自己哪怕是在做有害和愚蠢的事情。人应当证明自己不是钢琴键,而是一个人,哪怕是以生命为代价去证明。这就回答了他的第二个问题,人应该怎样生活?

他在《罪与罚》中说:“绝望消灭不了永恒的东西,只能消耗不能消灭,人永恒的东西就是自我,这就像试图用匕首来杀死思想一样不可能。” 正如美国作家海明威所言:“生活总是让我们遍体鳞伤,但后来那些受伤的地方也一定是我们最强壮的地方。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给打败的,你可以消灭他,可就是打不败他。”海明威最后像茨威格、叶赛宁、川端康成一样死于自杀,但并未被打败。

陀思妥耶夫斯基最有意思的话是:“儿童能引导我们正确地行事,他们会唤起我们身上温柔的感情,净化我们的心灵,因为儿童是基督的形象。”这句话应该留给教师们自省,孩子们一定是天使。

读《陀思妥耶夫斯基》 - 赵炜 - 秋上庭廊月徊林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