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上庭廊月徊林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

 
 
 

日志

 
 

君子好遁  

2015-09-11 09:31:01|  分类: 夜风清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我不是君子,但是我好遁。

1958年我五岁时,在“焦耐设计院幼儿园”长托。每天到了四点钟,就是孩子们最激动的时候,因为大人会陆续到来把我们接回家。那时,小朋友们都坐在小板凳上静静地等待,每当叫到谁的名字,大家就都羡慕地看,所以每天和大人分手时都会说:“早一点儿来接我”。但是长托后,这个钟点最难熬,那是一种绝望的感觉,那种感觉意味着原有每天企盼的破灭以及继续周而复始的煎熬。

一天下午,眼看又快到这个时间了,大约是下午三点多钟,我们照例到二楼的大磁缸水壶接水。小朋友们每人拿一个小杯子陆续前往,那就像是放风一样,走出了圈养的教室。我实在不能忍受了,就磨蹭到最后一个,这时,通往二楼大水壶的楼梯已经没有人了,四周静悄悄的,老师和小朋友们都在教室里,暂时忘记了还有一个人并没有回去。

我拿着绿色的小磁缸水杯慢慢地走到二楼大水壶旁,在温热的水壶旁,水嘴还在小小地滴着水,我站在那里怀着忐忑的心情犹豫着。但是,这个机会不会再有了!我心一横,把水杯放在大水壶旁,掂着脚快步地走下楼梯。一楼也静悄悄的,各个房间的门都关着,没有一点声息。

我飞快地走到大门,那是一扇古香古色的雕花大门,还镶着铁边很是沉重,我费力地推开大门,竟然没有人发现我。外面的秋天真好,树叶有红有黄,微风轻拂、空气里都有一股自由的味道。

我是认得回家路的,我沿着现在农电局后面的小马路向北飞奔,一面回头警惕地看着是否有老师追过来。跑进设计院家属房区的大院,抬头看见了我家三楼的窗户,那是熟悉的家,虽然离开才不到一星期,但我感觉却像好几年没回来了。我绕到楼前,一口气跑到三楼、敲响了我家大门,奶奶开门惊讶地看着我:“谁接的你呀?”我则抱住奶奶大哭起来。

1968年冬天,我在第15中学,那时文革还没有结束,整天不上课,就是搞政治学习之类的。那天放学后天已经黑了,我们班十几个男生路遇另一班的几名男生,于是打群架开始,半小时之后一场混战结束,我们一哄而散各自逃跑。

我和一名男生一起往南奔跑,因为那时我家在解放路,我必须坐有轨电车回家。在一个路口,我与他匆匆分手,然后我便独自沿着中华路迅速向市立医院方向疾跑。这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钟了,天很冷,路上黑乎乎的没有路灯也没有行人,我同样是一边跑一边回头张望,那真是树影幢幢草木皆兵。

好不容易到了市立医院的有轨电车站,那时有轨电车为了鞍钢下夜班的需要,得到下半夜两点才收车。我孤零零焦急地站在路边等车,月光把影子斜斜地照在地上。这时候最危险,因为这里只有我一个人,目标太过于明显,对方一旦追上来,我免不了挨一顿群殴。但我只能提心吊胆地等车,一边望着现在胜利小学的方向,发现人影就立刻逃跑。

“咣当咣当”的声音传来,绿色的有轨电车沿着铁轨缓缓地驶来了,我看着车前面的灯光,那就是我的希望。车刚停,我就快步上了车,然后通过车窗再一次向外面瞭望,透过昏沉的黑夜,胜利小学方向没有一点声息。电车终于启动了,车厢里没有几个人,并且大都靠在椅子上打瞌睡,这时我的心才放下。我透过车窗望着渐行渐远的北方,心里如释重负,明天谁还能指认出今天参加混战的我?

1978年春天,我从鞍钢第三炼钢厂设备车间平炉检修工段配管班遁到了鞍山师范学习数学,很多同学都遗憾地指责我不应该离开鞍钢,那是他们求之不得的地方,当时企业挣钱很多,而市里教师挣得少,谁能料到以后我补课挣了个盆满钵盈。后来我就高兴地到第24中学当了数学教师,并且坚持第一年就当班主任,我认为当教师就得当班主任,否则还有什么意义?

1990年夏天,我从省党代会现场,遁到了北戴河海滨参加全国优秀教师活动,并代表辽宁省作大会发言,以至于使市里领导很不高兴,断送了大好的仕途机遇。但我总愿意去做我自己喜欢的事情,不愿意浪费时间违背自己的意愿。

1998年秋天,我从立山区教师进修学校校长的位置遁到了市教师进修学院中教部,从此开始了长达四年的不愉快,那种滋味就好像回到了文革时期。

2002年秋天,我在当了两年市中教部牵头副主任,又两年正主任之后,遁到了市教师进修学院研训处,从此开始了快乐十年的扬帆启程。在2005年,我创建了《前驱》协作体,从此认识了今天与我密切相连的我的会员们,认识你们真好!有这个机会,以前的代价——值了。

《易经》说:“君子好遁,小人否也;小人用壮,君子罔也。”虽然我不是君子,但是我好遁。

君子好遁 - 赵炜 - 秋上庭廊月徊林君子好遁 - 赵炜 - 秋上庭廊月徊林
1979年,我在第24中学,我当年在校外补课的板书
  
君子好遁 - 赵炜 - 秋上庭廊月徊林
2010年,在拆扒之前的市教师进修学院研训处办公室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